剛剛更新: 〔錦官城外情深深〕〔吾家上仙是只鳥〕〔勤奮努力的我不算〕〔無上祖道〕〔得道莫成仙〕〔劍道圣君〕〔我靠充錢當武帝〕〔衍仙紀〕〔聽說我渣了美人師〕〔星辰之淚〕〔虛元記〕〔至尊歸元〕〔玫瑰伯爵的日常生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武道橫空〕〔尋找宇宙中的星靈〕〔滅世槍王〕〔萬界武尊〕〔魔天劍狂〕〔掌塵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要做秦二世 第17章 呂不韋第一次害怕了【求收藏,求推薦】
    嬴高在月色下瘋狂劈劍,發泄著內心深處的不安,激動與瘋狂。

    “蓬……”

    一劍又一劍,嬴高就像是一個不知道疲倦的怪獸,在月夜發泄。

    閣樓之上,王翦與王賁緩緩褪去,一切有恢復了如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這一刻,同樣睡不著的還有秦王政。他已經得到了老廷尉與國正監的稟報,一座壓在他頭頂上的大山,徹底的煙消云散了。

    只是,這一刻,秦王政在感覺到松了一口氣的同時,也升起一絲空虛,一股巨大的壓力襲來,讓他更覺得危險。

    他清楚,一座大山倒了,還有另一座橫在他的眼前。

    只是,對于秦王政而言,他對于呂不韋的感情是復雜的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沒有呂不韋的幫助,他不可能成為大秦的太子,也不能成為秦王,更不能在蘄年宮中一舉挫敗嫪毐。

    但是呂不韋涉及太后嫪毐一事,這根刺,讓年輕的秦王,久久未眠。

    他清楚自己既希望與呂不韋共謀大業,又想滅了呂不韋……

    在這一刻,秦王政也不知道哪一種想法更占有上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刻,在文信學宮之中的呂不韋,同樣也睡不著,望著天空的明月,思緒萬千,想到了太多。

    許多沉浮在心底多年的往事,在這一刻,紛紛涌上心頭。

    嫪毐與太后行事張狂,每每讓他夜半驚坐而起,不管多少次地覺得匪夷所思,但是他依舊無數次地清醒地盤算了這件事的每一個細節,想要做最后的補救。

    但是,氣勢洶洶的嫪毐與情|欲充斥的太后,已經隱約具有了與他相抗衡的實力。

    大錯已經鑄成,然而,最令呂不韋痛心的還是,他無法以最妥善的方式了結這種最難堪的局面。

    他曾派遣最高明的劍士刺殺嫪毐,卻被嫪毐一一躲過,他也不止一次派遣莫胡入梁山夏宮,勸諫太后放棄嫪毐……

    只是太后已經入坑,再也不是他一個老弱的身體能夠拉起的了。

    若非他的一切圖謀都失敗了,眼看嫪毐與太后越來越無法無天,他也不會公然支持秦王親政,更不會暗助秦王剿滅嫪毐累及趙姬。

    心中念頭閃爍,呂不韋心下越發的涼了。特別是當學宮學子將秦王的告朝野臣民書帶回來,更讓他心灰意冷。

    秦王將嫪毐之亂看做國恥法恥,鋒芒隱隱直指他的為政方略。

    《告朝野臣民書》更是直接的指出他的“緩法寬刑”為亂國之源,大秦朝野要要整肅吏治,要廓清朝局。

    但是他這個文信侯,大秦的丞相卻在事后才知曉,這讓呂不韋隱隱感覺到不安。

    月光清冷,一如呂不韋此刻心態,縱橫捭闔半生,他竟感覺到了寂寥。

    “文信侯,好生清閑啊……”

    就在呂不韋心中念頭閃爍,塵封往事不斷浮現的時候,一道蒼老的笑聲從身后傳來,頓時讓呂不韋一激靈。

    他想事情太過專注,以至于有人走到身后都未發覺,卻今日來的是殺手,只怕早已人頭落地。

    眉頭微微一皺,呂不韋收斂心神:“綱成君?”當他轉頭看清來人模樣,不由得颯然一笑,道:“來,亭下坐——!”

    走過青石板鋪成的一條小路,進入了石亭之中,蔡澤搖了搖頭:“文信侯,老夫要喝趙酒,今日你我一醉方休!”

    呂不韋微微一笑,對著亭外的仆人揮了揮手,不一會兒,仆人便推來了酒食車,在亭中石案上,擺好酒菜。

    呂不韋示意仆人退下,分別給自己與蔡澤斟了一盅酒:“綱成君盡管喝便是,我這里什么不多,就酒多……”

    “文信侯,今日一別,不知道何年何月才能再聚……”說著,蔡澤端起酒盅一飲而盡。

    呂不韋心下一驚,他已經在心里有了猜測:“綱成君身在咸陽,想要與我喝酒,只要綱成君愿意就可以……”

    聞言,蔡澤放下酒盅,深深看了一眼呂不韋:“老夫欲辭官,文信侯以為如何?”

    蔡澤之言,讓呂不韋心下一動,忍不住,道:“先不急,過一段時間,你我一同走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兩個人談論了很久,蔡澤再飲酒一盅,對著呂不韋連連拍案,道:“老夫知道你的心思,但是老夫只想告訴你,你錯了!”

    “王上此人,首重國事,不重恩怨,對于流言更是不在乎!”

    也許是打算離開了,蔡澤之言,慷慨激昂,再也沒有了顧忌:“王書看似指責你為政,其實為你開拓,將過失放在先王身上!”

    “說一句實話,老夫也覺得吏治該整頓了,這些年被嫪毐將上下官署攪的一塌糊涂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蔡澤之言,呂不韋幽然一笑,道:“既然如此,你為何又要走?”

    “居秦無功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綱成君!”

    呂不韋不自覺壓低了聲音:“有流言:王上撲殺嫪毐兩子,你以為此事如何了解?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呂不韋的三千門客雖然都在,但是他清楚這樣的事情,根本無法商議。

    今日若非綱成君蔡澤到來,他也不知道應該對誰訴說,如今喝了幾盅酒,呂不韋也不在隱藏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大笑一聲,蔡澤對著呂不韋搖了搖頭,道:“這簡直是無稽之談!”

    “老夫與趙高一同進入雍城大鄭宮,親眼見到亂軍誤殺兩子,這與王上有何關系?”

    “這不過是有心人在污蔑王上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蔡澤又,道:“說起來,這也算上天眷顧太后,昌文君告訴老夫,自宣太后以來,嬴族族規多了一條!

    “只要是王后亦或者太后,私情不論,若是生下私子,母子得同在太廟處死——!”

    “如今兩子已死,為太后開拓豈不是有了說法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

    呂不韋長噓一聲,思付片刻之后,對著蔡澤,道:“依綱成君之見,嫪毐案是否會誅連下去,以至于席卷整個朝廷?”

    這便是呂不韋最擔心的事情,因為他清楚這件事一旦追究,大秦朝野必然會出現大面積的空白。

    這對于如今蒸蒸日上的大秦,將會是毀滅性的打擊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虧成首富從游戲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逆天邪神〕〔滄元圖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伏天氏〕〔法爺永遠是你大爺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爛柯棋緣〕〔神秘復蘇〕〔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從斗羅開始打卡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