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再爭之世〕〔這個地球有點兇〕〔召喚萬界之祖龍萬〕〔逆世妖尊〕〔開天錄〕〔天阿降臨〕〔我在西游界當團寵〕〔無限血核〕〔我修煉有外掛〕〔重生我是一個神〕〔星紋通天〕〔我真的是最強煉藥〕〔血獄魔尊〕〔靈氣復蘇時代的肉〕〔拜見大魔王〕〔覓仙跡踏天路〕〔原始族長〕〔無魔不尊〕〔踏破太古〕〔開局就無敵了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要做秦二世 第28章 三個問題,直擊呂不韋心臟【求收藏,求推薦】
    “長陽街吃食雖多,人流浩蕩,但是我等難得出來一次,就應該見識一下《呂氏春秋》一字千金的盛況!”

    扶蘇臉上露出一絲向往,目光炙熱,道:“今日這個《呂氏春秋》我是看定了,高若是不愿意,可以先行離去!”

    “額!”

    聞言,嬴高直接懵逼了。

    這一刻,嬴高已經動了轉身就走的念頭,只是扶蘇在危險的邊緣瘋狂試探,他不得不當這個擦屁股的人。

    一念至此,嬴高對著扶蘇,道:“既然大兄想去,高自然隨行!”

    “走!”

    跟隨著扶蘇,嬴高無奈之極。他根本想不通,一個奉行秦法的國度,長公子竟然信封儒家。

    這當真是恐怖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行人施施然,嬴高與王離落在了最后,王離眉頭一皺,輕聲:“高,你今日為何要阻攔大公子與二公子?”

    對于嬴高今天的舉動,王離有些不解。畢竟對于《呂氏春秋》求天下斧正,求一字師,一字千金。

    如此浩大的事情,震驚整個咸陽王城,自然會讓扶蘇等人為之向往。

    “如今王相爭鋒,走錯一步,必將萬劫不復,一會兒了,跟著我,我們小心一點,免得被人利用!”

    這個時候,只有王離是自己人,嬴高心中只有保存自己的想法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嬴高的心頭,更有一絲瘋狂的種子正在生根發芽。

    若是事可為,今日他不介意讓呂不韋吃一個大虧,讓秦王政的壓力大減。

    “諾!

    一行人匆匆而行,在半個時辰之后,一行人便趕到了咸陽南門,這個時候,咸陽南門人聲鼎沸,好不熱鬧。

    當嬴高等人趕到的時候,正聽見前邊的一個士子喟然長嘆:“移一木而賞百金,商君風采再見也!”

    “文信侯,此舉一字千金,手筆比商君可還要大!”

    “天下文章除非天定,必然有改之處?既然無人上前,在下便敢為人先!”

    陡然一道聲音響起,原本還有些喧鬧的人群一下子變得安靜,驟然之間,人海一陣騷動叫好,嘩然讓出一條夾道。

    聞言,嬴高眉頭一皺,轉頭望去,只見一個紅衣士子手持一口長劍,從人海夾道赳赳大步到了大墻之下。

    這一刻,嬴高心下一動,目光閃爍了一下,今日恰逢其會,他要毀了這呂不韋之局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蔡澤走下來,對著紅衣士子遙遙一拱手道:“敢問足下,來自何國?高名上姓?”

    只見紅衣士子一拱手,昂然答道:“在下淳于越,孟子門下!”

    在這個天下,孔孟之名,響徹整個中原,如今一道孟子門下,一下子卻是鎮住了所有人。

    聞言,蔡澤也是眼睛一亮,渾濁的眼珠之中,有一絲光芒一閃而過,虛手一請道:“足下既有正誤之志,請做一字師!

    淳于越冷冷一笑,一步跨上臺階,劍指白布大墻,高聲,道:“諸位且看,此乃《仲秋紀》之中的《論威篇》!

    “第一句:義也者,萬事之紀也,君臣上下親疏之所由起也,治亂安危過勝之所在也!

    “在下要改這個‘義’字!”

    淳于越的長劍指著白布大墻,神色高傲,道:“義字,應改為禮字!禮為綱紀,不可變更。以義代禮,天下大道安在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聽到淳于越的話,嬴高無奈地搖了搖頭,這個時候的儒家竟然也有這樣食古不化的人。

    一想到這家伙的結局,嬴高都覺得該!

    果不其然,就在嬴高思索之際,被一個老秦人老伯一句禮不下庶人給懟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高,這淳于越還號稱是孟子門下,當是軟蛋一個……”王離目光之中笑意盎然,對著嬴高,道。

    “淳于越此言并沒有錯,萬事之紀,唯禮可當?追蜃釉疲河朴迫f事,唯此為大,克己復禮也!

    這一刻,一旁的扶蘇頂了上來,臉上還有一絲搵色。

    扶蘇這一句話出口,王離欲言又止,看了一眼嬴高,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“離兄,我去給你找回場子——!”

    嬴高拍了拍王離,走上了臺階,對著蔡澤,道:“既然綱成君主持公道,那么在下有三問,不知綱成君可否解答?”

    此刻的嬴高一身月白長袍,就像是一個銳氣逼人的少年,一時間,蔡澤并沒有在意。

    他心里清楚,既然呂不韋設下這個攤子,自然是來者不拒。

    “這是當然,請小公子問?”蔡澤目光一閃,對著嬴高,道:“不知公子來自何國,高名上姓?”

    對著蔡澤回了一禮,嬴高朗聲,道:“我乃老秦人,自然來自于秦國,姓秦,名高!”

    “綱成君,第一個問題:當初商君表法,國府無信,商君的所做作為是立信于民,不知文信侯如此公然一字千金,所為何來?”

    嬴高第一個問題說出,蔡澤臉色瞬間一變,他清楚這個看起來只有十歲左右的少年,簡直就是一個惡魔。

    這根本就是在抹黑呂不韋!

    見到蔡澤變色,嬴高直接開口,道:“敢問綱成君,一部書交萬民斟酌,那諸子百家法墨道儒,皇皇典籍如滿天群星,國人百姓識字者寥寥無幾,他們能斟酌什么?”

    “第三個問題:一部《呂氏春秋》一字千金,不外乎民心而已,只是如今文信侯權傾朝野,他要這民心有何用?”

    說罷,嬴高便不再說了。

    只是,嬴高的三個問題,讓咸陽南門之上一瞬間安靜的落葉可聞,在這一剎那,老秦人心下變得忐忑。

    要知道老秦人原本木訥厚重,商鞅變法之后的秦人,對法令官府的篤信更是實實在在。

    凡事只要涉及官府,涉及國事,秦人素

    來都分外持重,沒有山東六國民眾那般議論的風生水起。

    可以說,嬴高這三個問題,只要是有心人都能夠聽出來其中的含義。

    三個問題,猶如三柄利劍,狠狠的刺中了蔡澤的心臟,也刺中了老秦人的心臟,一時間,氣氛尷尬。

    此刻,蔡澤老臉漲紅,面對嬴高如此誅心之言,他一時間,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虧成首富從游戲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逆天邪神〕〔滄元圖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伏天氏〕〔法爺永遠是你大爺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爛柯棋緣〕〔神秘復蘇〕〔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從斗羅開始打卡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