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錦官城外情深深〕〔吾家上仙是只鳥〕〔勤奮努力的我不算〕〔無上祖道〕〔得道莫成仙〕〔劍道圣君〕〔我靠充錢當武帝〕〔衍仙紀〕〔聽說我渣了美人師〕〔星辰之淚〕〔虛元記〕〔至尊歸元〕〔玫瑰伯爵的日常生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武道橫空〕〔尋找宇宙中的星靈〕〔滅世槍王〕〔萬界武尊〕〔魔天劍狂〕〔掌塵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要做秦二世 第36章 文信侯,敬請高招!【求收藏,求推薦】
    嬴高站在軺車之上,笑意盎然,望著神色欣喜的國人百姓,眼底掠過一抹了然,這便是大秦,對于法制深入骨髓的大秦。

    在一陣沉默,不知所措之后,驟然之間爆發出了驚人的歡呼。

    “商君萬歲,秦法萬歲……”

    一時間,咸陽城南門之上便出現了這樣一幕奇景,從板墻之上懸掛的白布大字,一字千金之說,猶在耳邊。

    在白布之前,一座與咸陽王城的城墻差不多高的商君石像巍巍而立,商君鎮秦法劍閃爍著冰冷的寒光。

    雖然是一座石像,卻又一種凜凜生威之感,就像是法神顯化,神威如獄。

    在石像四周,老秦國人百姓紛紛歡呼,商君萬歲,秦法萬歲,一時間,再也沒有人去專注《呂氏春秋》,也沒有在乎一字千金了。

    嬴高立足于軺車之上,感受到老秦人的純樸善良,以及驚天動地的歡呼,嘴角的笑意,越發濃郁。

    不論如何,這一次,呂不韋稍遜風騷。

    嬴高目光如炬,直視著人群之中的白發老者,眼底深處掠過一抹凝重,嘴唇微動:“文信侯,敬請高招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回!”

    “諾!

    點頭答應一聲,馭手輕抖馬韁,軺車隆隆而回。

    望著軺車離去,呂不韋眼中寒光一閃,目光徒然變得犀利:“拿一個死人壓老夫,王上你也太小瞧我了!

    “若是商君復生,老夫也許還忌憚一二,但是一座石像,有能耐我何!”

    呂不韋眼底深處掠過一抹凝重,他雖然不在意商君石像,但也清楚秦王政出手了,他也要慎重以待。

    時至今日,他可不敢小覷秦王政。

    呂不韋轉頭對著門客,吩咐,道:“不用管商君石像,繼續守著,照應圍觀人眾,宣傳一字師,一字千金!

    “諾!

    在呂不韋一聲令下,門客們在《呂氏春秋》前扎起帳篷,輪流當值,依舊來回奔波折騰,將巨大的商君石像與守護甲士視若無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王上,三公子下令在咸陽南門樹立商君石像,更是派遣甲士守護……”

    趙高目光一閃,繼續,道:“不過文信侯并沒有在意,文信侯的門客在南門扎起帳篷,輪流當值,互吹一字師,一字千金!

    “對于巨大的商君石像與守護甲士視若無睹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趙高的稟報,秦王政大笑一聲,心情愉悅:“小高子,繼續關注這一老一小的斗法,本王到要看看,是公子高手段精彩,還是文信侯高明!”

    “諾!

    見到趙高就要離開,秦王政思考了一下,囑咐,道:“轉告蒙恬,讓他對公子高給與支持!”

    “但是大事由他操控,此事絕對不能出現太大的變數!”

    “臣明白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趙高離開之后,秦王政從容起身,眼中掠過一抹驚訝,他對于嬴高與呂不韋的斗法,更有了一絲期待。

    他對于嬴高選擇商君石像,十分的滿意,畢竟只有這樣做,或許能夠借助民心壓制《呂氏春秋》。

    畢竟商君之法在大秦已經存在了上百年,早已根深蒂固,融入在了老秦人骨髓之中,再也剔除不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三公子,你的方法好像沒有太大作用,這都三天過去了,南門之事依然……”蒙恬望著喝茶的嬴高,道。

    聞言,嬴高臉上的笑容越發燦爛,放下手中茶盅:“蒙將軍,飯要一口一口吃,路也要一步一步走!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想要對抗的文信侯,他可是大秦的丞相,更有文信學宮作為后盾,可不像我,只有一個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三公子,你想要什么就直說,何必如此惺惺作態!”白了嬴高一眼,蒙恬無奈,道。

    他覺得這家伙就像是蒼蠅,只要是沾上,就會在你身邊嗡嗡響。

    “這可是蒙將軍你說的哦!”嬴高將茶盅里的茶水一口喝盡,對著蒙恬一笑:“那個,蒙將軍我需要暫時接管咸陽令!”

    見到蒙恬臉色微變,嬴高尷尬一笑:“那個,蒙將軍,只需要一天,只要一天就好了!”

    聞言,蒙恬快要氣炸了,一個八歲的小子,竟然堂而皇之地想要咸陽令,當真是膽大妄為。

    只是想到早上趙高傳來秦王政的口諭,蒙恬心中無奈,深深的看了一眼嬴高,他想不到為何秦王政對嬴高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蒙恬直視著嬴高,道:“我可以給你一天咸陽令的職權,但是,我要看到實質性的效果!

    “蒙將軍欲速則不達,你也兵家之后,難道連這一點也不清楚么?”嬴高深深的看了一眼蒙恬,自顧自說到。

    本來嬴高是想說難道這一點也需要我教你么,只是話到嘴邊便又吞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不是一個二貨,更沒有中二病,他可不想因為一時沖動,與蒙恬漸行漸遠。

    看著嬴高臉上燦爛的笑,在配合嬴高說話時的語氣,蒙恬臉色發燙,有一絲尷尬迅速蔓延。

    見到蒙恬沉默,嬴高霍然起身,道:“都尉,給你一個任務!

    “請三公子吩咐!”咸陽都尉肅然起身,對著嬴高,道。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微微頷首,嬴高打量一眼長案之上蒙恬的配劍,道:“拿著這柄劍,帶一隊人馬去南門之外,將車馬場給我圈起來!

    “沿著車馬場給我筑起一道丈高的墻,同時留下一隊人馬看守,只允許國人士子在墻外觀看!

    “諾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咸陽都尉腳步一頓,對著嬴高,道:“三公子,若是文信侯的門客阻攔,當如何?”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手中的茶盅狠狠地拍在長案之上,嬴高目光炯炯,直視著咸陽都尉,一字一頓,道:“秦法昭昭,高懸于國門之上,你有何猶豫?”

    “任何人膽敢阻攔,全部拿下,移交咸陽令府!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,嬴高微微一笑,道:“放心,今天我就在咸陽令官府之中,只要是犯事者,一個不饒,全部按照秦法之上最重的刑罰處置!”

    “諾!

    這便是嬴高的狠厲!

    他之所以,想要一天咸陽令的權力,就是為了這一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虧成首富從游戲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逆天邪神〕〔滄元圖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伏天氏〕〔法爺永遠是你大爺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爛柯棋緣〕〔神秘復蘇〕〔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從斗羅開始打卡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