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畫家為什么還混娛〕〔九境化神〕〔誅天魔種〕〔司少的重生嬌妻〕〔天行有數〕〔武道帝墟〕〔錦官城外情深深〕〔吾家上仙是只鳥〕〔勤奮努力的我不算〕〔無上祖道〕〔得道莫成仙〕〔劍道圣君〕〔我靠充錢當武帝〕〔衍仙紀〕〔聽說我渣了美人師〕〔星辰之淚〕〔虛元記〕〔至尊歸元〕〔玫瑰伯爵的日常生〕〔信息全知者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我要做秦二世 第212章 嬴高的另外一面【第一更】
    廟堂之上,江湖之中,本就是以算計人活著,只要是身處名利場之中,就沒一個人是例外。

    權勢在手,人心難測。

    書上說:這個世界上最難直視的便是人心。

    嬴高早已經不再是當初那個滿腔熱血,只為改變大秦的少年了。如今的他,改變大秦命運的想法雖未改變,但是他的追求之中,多了一份帝位。

    因為他已經陷入在了這一巨大的洪流之中,早已沒有了退路,若是不能更進一步,就只有死路一條。

    人的性命只有一次,上天不會垂憐一個人兩次,嬴高不認為他死了,還能夠穿越一次,再一次的奪舍重生。

    人死如灰飛!

    人亡如燈滅!

    嬴高不想灰飛煙滅,他想要一步一步爬到最高點,如大日君臨這片天下,褶褶生輝,壓的天下生靈,抬不起頭來。

    經過戰爭,也經過了朝堂之上的爭鋒,嬴高變得越發隱忍,整個人的心機與謀算能力,更加的強大。

    畢竟朝堂之上勾心斗角,幾乎每天都在上演,可以說是刀光劍影無處不在,正因為如此,朝堂之上,是讓一個人成長的最佳之地。

    只不過,經歷了政治的黑暗,幾乎十之八九的人,都被政治的黑暗吞噬,失去了本性,如今的嬴高算是被黑暗侵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李牧從代郡南下,走的很從容,由于趙王與李牧關系不和睦,以至于諸國的探子,對于李牧反而是最為放松。

    就連黑冰臺都沒有消息,更別說啥都沒有的嬴高了,如今嬴高的情報來援,一來自于朝廷,二來自于劍南商會。

    朝廷之中消息,都是經過人工加工,篩選出來的,嬴高應該知道的一部分,至于劍南商會,終究不是一個職業的情報組織。

    從事商賈一事,他們是專業的,但是收集情報,他們就太過于業余了。

    至于關于李牧的動向,嬴高一無所知,他雖然清楚,歷史上就是在這段時間之中,李牧兩度擊敗秦軍偏師。

    就算是王翦出手,都沒有討得便宜,李牧的強大,無疑證明了戰國四大名將的含金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三川郡之中,嬴高開始巡視各地,如今洛陽城中的縣學已經開始興建,工地之上,熱火朝天。

    由于劍南商會出面召集的工人,本來就有極大的保障,更何況,這幾年里面三川郡之中風調雨順。

    可以說是連年的大豐收!

    而嬴政又將三川郡的軍政大權全部交給了嬴高,雖然現在嬴高的身份是三川郡郡守,只是意義上的政治長官。

    但是,嬴政給了嬴高王劍。

    憑借王劍,嬴高可以在短時間內調集大秦三軍,除非秦王政親自阻止,要不然,其他人只能聽令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手持王劍的嬴高,本就是三川郡的土皇帝。

    正因為如此,嬴高根本不惜糧食,對于修建縣學的工人,不僅管飯,還按照市場的價格,發放工錢。

    以至于,三川郡的工程之上,一點也沒有別的工程之上氣氛緊張,甚至于都不需要監督,每一位工人都自覺。

    因為他們清楚,這樣的工地太少了,若是偷奸;,被驅逐了他們得不償失,畢竟大多數工地上,都是管飯而已。

    就算是給錢,也錢少的可憐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公子,洛陽城中縣學已經開始修建,按照工程的進度,十五天之內便可以完工……”

    見到嬴高在鐵鷹等人的護衛下走過來,景俞連忙跟了過來。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點了點頭,嬴高看了一眼熱火朝天的工地,朝著景俞,道:“給工地上配備大夫,工人們有頭疼腦熱,立即進行醫治!

    “記住,在我的地盤,不準克扣工錢,不準不將工人當人!

    “工程的進度可以適當放慢,但是必須要保證所有工人的安全,本公子不想,一個家庭支離破碎,留下孤兒寡母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這一刻,景俞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都有些不認識嬴高了,他可是清楚,在戰場之上,嬴高根本就是人屠,死在嬴高命令下的人,只怕是遠超當今大多數將領。

    但是,這一刻,嬴高竟然有一種恐傷螻蟻命的節奏。

    “諾!

    雖然心中不解,但是這是嬴高的意思,他只能點頭答應下來。

    景俞臉上的神色變化,嬴高自然是看在眼中,望著正在搬運石塊的青年淡然一笑,道:“你是不是很不解?”

    “明明我在戰場之上以心狠手辣著稱,在漠北殺得草原都染成了紅色,而且連婦孺都不放過!

    “但是在這個時候,卻下了這樣的命令?”

    聞言,景俞沉吟了一下,遲疑,道:“公子說一句實話,屬下對于公子此舉,確實不解!”

    “難道是公子有暗中的部署?”

    “沒有什么暗中部署,只是希望,他們可以平平安安的掙錢,早上怎么來的,晚上怎么回去!

    對著景俞笑了笑,嬴高臉色變得肅然:“我在漠北屠殺,是因為非我族類,其心必異!

    “殺了他們,大秦就會少一部分敵人,北境之上就會多一份和平,少死無數的大秦將士!

    “總不能為了我的名聲,便心存婦人之仁,將匈奴的婦孺放過?”

    “而這些人,他們不是我們的敵人,相反,他們是我們的衣食父母,若是沒有他們從事生產,沒有他們納稅,朝廷就會運轉不下去!

    “沒有他們,商賈一道就不能流通!”

    “更何況,最近幾年之中,三川郡之中風調雨順,糧食堆積如山……”

    上一世,嬴高也是從貧寒之中長大的,自然清楚這些人的辛苦,故而才會在心有余力的情況,幫助他們一把。

    聽到嬴高的話,景俞心頭一動,連忙朝著嬴高保證,道:“請公子放心,有屬下在,必然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!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點了點頭,嬴高隨及又搖了搖頭,道:“工程之中,受傷甚至于死人都是避免不了的,我們能做的便是減少傷亡!

    “同樣的,一旦出現事故,必須要與家屬協調,該承擔責任的承擔責任,該賠錢的賠錢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虧成首富從游戲開〕〔詭秘之主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逆天邪神〕〔滄元圖〕〔信息全知者〕〔伏天氏〕〔法爺永遠是你大爺〕〔第一序列〕〔爛柯棋緣〕〔神秘復蘇〕〔凡人修仙之仙界篇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從斗羅開始打卡〕〔學霸的黑科技系統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