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絕人強者至尊〕〔廣告界天王〕〔血鳶令〕〔創世游戲法典〕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〕〔末世重生之歸途〕〔魔帝重生以后〕〔戰巫傳奇〕〔南明第一狠人〕〔六格神裝〕〔穿越之誤惹君心休〕〔我真沒想出名啊〕〔傳奇1997〕〔龍婿葉辰說全文免〕〔林浩〕〔甜妻在上總裁追妻〕〔歐巴出道思密達〕〔農門長女發家史〕〔白先生的小夫人甜〕〔穿越直播喜落田園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九重輪 第三十六章 深山古寺
    山脈延綿,山峰奇絕,兩道人影此刻在群峰上空飛行,不疾不徐,這二人正是羅溪與秦語榕。

    與邢白等歸元派眾人分開后,已過去三日,綠蘿國不虧是森林中的國家,很少有平原,大都數城鎮設在山里,就像與山連在一起,風景獨特。

    “語榕,天色不早了,我們往下去找個宿地吧!

    此時太陽已經落入西山,天色暗淡下來。

    秦語榕沒說話,只是點點頭,算是默認吧。二人相處了這些日子,關系有了一些微妙變化,雙目一碰上,秦語榕總會覺得心跳加快,不敢多看他。而羅溪也不像開始那般總愛開玩笑,有時候反而變得有些局促。

    二人飛行在高空,俯瞰山下,一切盡收眼底。

    “瞧那,是不是一座寺廟?”羅溪遙指前方。

    “嗯,過去看看就知道了!

    兩道玄光急速而去,倏忽間到了所指位置上空,打眼瞧去,果然是一座寺廟。

    二人直接降落到寺廟院落圍墻內,收起護身玄光,開始打量起眼前所見。

    天色暗淡,但依然能瞧清楚,這座寺廟有些年代了,橫梁、柱子等鏤雕著各類神獸圖案,大殿兩旁矗立兩尊巨大的雄壯石獅,八扇連開門上同樣雕刻著怪獸。門楣上頭懸掛巨幅牌匾,上有三字“一夜寺”。

    大概很長時間無人之故,寺廟的院子里砂石、樹葉、鳥獸糞到處都是,八扇連開門也破破爛爛,窗紙早已爛透。

    羅溪運轉靈宮,釋放出神念,將整個院子掃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寺廟是空的,正好,今晚我們這里過一宿!绷_溪停止靈宮運轉,收回神念。

    秦語榕臉上微微一紅,亦可亦不可的樣子,面容艷麗無比。

    羅溪瞧得眼神一呆,差點慌了神,直到秦語榕白了他一眼,方哦了聲,轉身走上幾個臺階,推開大門。

    寺廟里供奉的也不知是哪路神仙,其身高三丈有余,青面獠牙,手中執兵戈,雙目圓睜。秦語榕瞧著有些心慌,緊跟在羅溪身后。

    大殿倒是很寬敞,里頭除了久未清掃的灰塵,其他倒還齊整,尤其是大殿的偏房,桌椅、床俱在。

    “語榕,我收拾干凈了,今晚你在偏房里休息,我就在外頭!

    都是天人修士,對入住條件并不講究,羅溪考慮到秦語榕向來愛干凈,怕不習慣,所以額外將偏房里收拾了一下。

    秦語榕微微點點頭,心中有些感激,羅溪倒是對自己很照顧。

    等秦語榕走進偏房后,羅溪在神像前扯過來一個蒲團,撿了一個偏僻角落,盤膝而坐,從袖囊里取出聚陰瓶,拔開瓶塞,一股弄弄的陰氣滾滾而出,羅溪依照多目天王傳授給他的玄陰神決功法開始呼吸吐納,瞬間渾身陰氣環繞。

    自從得了聚陰瓶后,只要閑下來,修煉玄陰神決是羅溪的每人功課。

    他臉上含笑,這聚陰瓶實在妙不可言,陰氣極重,且極為純凈,彼岸山陰氣都沒這么醇厚,完全能夠滿足他修煉之用。

    如今他的玄陰神決已經修煉到了第三層的初期巔峰,突破到中期或許也就在這一年之內,二十歲前修煉出第三個脈沖輪應當問題不大。

    夜深丑時,寺廟外圓月當空,不時有猛獸的吼聲傳來,秦語榕硬是靜不下來,心思一直在倒騰。

    臨行前,秦子衡著意叮囑過她,要好好看住羅溪,能夠讓他喜歡上自己最好,這樣就能牢牢控制他為月氏莊院所用,馴養魔獸種植神技,這將給月氏帶來巨額財富,是復國的經濟支柱,同時也是發展自己天人隊伍的關鍵環節。

    尤其是羅溪身上的神龍血脈,是研究控制魔獸藥物的關鍵,將來整個魔獸世界的魔獸都是他秦子衡的,這無疑是復國的重大保障。

    秦語榕眉頭緊皺,心思難平,翻來覆去睡不著。

    她嘆了一口氣,她悄悄起身,躡手躡腳來到門外,借著窗外月光瞧見羅溪在神像背后的一個角落里正在打坐呼吸。

    秦語榕揉了揉眼睛,待看清楚后吃了一驚,但見他渾身黑氣縈繞翻滾,一條白龍張牙舞爪在他頭頂盤旋,神威凜凜,磅礴氣勢令人心顫!

    待了一會兒,秦語榕臉色抑郁,又悄悄退回到房里,躺在床上輾轉反側,直到寅時才覺得有些困,逐漸意識沉重,睡了過去。

    秦語榕做了一個夢,夢里他與羅溪手牽著手,陽光燦爛,花香鳥語。

    她笑著、跳著,不小心摔了一跤,被羅溪一把抱住,雙眼凝視,她害羞地閉上了眼睛,羅溪一臉壞笑,緩慢地低下了頭,二唇印在了一起,甜蜜之極……突然響起來父親秦子衡的聲音:“榕兒,你在干什么?還不醒來!”

    秦語榕猛然一驚,嚇得心都慌了,把羅溪往外一推,睜開眼來。

    “虛!語榕,小聲點,有人來了!

    秦語榕這才看清楚,剛才是做了一個夢,自己還在一夜寺里的偏房里,羅溪不知何時到了身邊,正靠在他身前。

    “快起來,我們躲躲,有人來了!绷_溪在她耳邊輕輕說道。

    秦語榕臉上發燙,微微一楞,慌忙起身,羅溪拉著她出了偏房,悄悄繞到神像后的一個背光角落里,里頭恰好有一個凹口,二人擠了進去,身子緊貼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盡量收起靈量!

    羅溪嘴巴就在她耳邊,癢癢的,又有一陣心顫的舒麻,秦語榕身子一陣發軟,差點腳都站不穩,慌亂心思一斂,平息屏氣,盡量將頭別過一邊,離羅溪遠一點,方才穩住心神。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寺廟大門被人推開,聽腳步聲,應當是兩人。

    “真是晦氣!居然讓他跑了!”聲音渾厚,應當是一位中年男人,“這里好像是個沒人的寺廟!

    “哼,老四,你也不必泄氣,這又不是上頭下達的任務,只是遇上了而已,只是稍有些擔心,我們的行蹤有沒有泄露!闭f話之人聲音尖細,有些刺耳,聽起來令人很不舒服,“小心為妙,待我神念查探一番!

    這聲音羅溪感覺很是耳熟,聽此人要神念查探,二人身子又往里擠了擠,運用特殊功法平息屏氣,收斂靈量外泄,攏住肉身氣息。這是每一個天人修士都會練習的基本功法。

    過得半盞茶歇時間,那刺耳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嗯,果然空無一人!

    “老六,那天在松林中云妙晴的死,魏公子肯定已經知道了,我猜測,接下來肯定會有報復行動。不過,若不是看到云妙晴身上的標志,我事先也不知道她是我們的人,而且她居然還是魏公子的女兒,嘖嘖嘖,這對魏公子也是不小的打擊,哈哈哈!

    “你住嘴!魏公子如何輪不到我們來評論,只是如今中元州的各門派都已經有了準備,還成立了天人聯盟,對我們也是一個威脅,今后得更加要注意隱蔽,如不是十分有把握,盡量少行動,只執行上頭下達的任務就行!

    魏無寄的人,殺手組織!

    羅溪心思一轉,立刻想起來了,三天前在松樹林,有人說了一句“要知道張嬋殺沒殺人,搜魂不就知道了”,正是與這里老六的聲音同一人!

    顯然秦語榕也聽出來了,由于此處空間太小,手腳不能動,她稍微動了動身子,意思是提醒羅溪知道。

    羅溪用額頭磕了一下秦語榕的額頭,算以回應。

    剛才精神高度緊張,是以二人沒怎么留意其他,此刻一緩過神來,又貼得如此近,二人立刻有一絲異樣爬上心尖。秦語榕一對挺拔巨峰頂在羅溪胸口,臉對著臉,十五六歲血氣旺盛,那就是一絲火星冒起都能點燃的年紀。

    羅溪一時血充腦門,黑暗中伸嘴往前一湊,正好蓋住了秦語榕的嘴巴。

    秦語榕吃了一驚,想要躲閃,偏偏動不了,眼睜睜被羅溪含住雙唇,又是吸又是攪,頓時氣急,可是卻又說不出的酥麻,腦袋里嗡的一聲,渾身無力,任憑羅溪作為。

    “老四,剛才我怎么好像聽到了什么聲音?”

    “哦?嗯,我也聽到了,大概是老鼠吧!

    “你去后頭看看,我去那邊走走,萬一真有人,暴露了行蹤,你我可是罪人!”

    二人的對話羅溪與秦語榕自然聽見了,忙收起狂亂,小心翼翼,不敢造次。

    那秦語榕一陣羞惱,兩行淚水滑落而下,咬著嘴唇。

    那老四借著月光在大殿里轉了幾圈,沒發行什么異常,繞到大殿后,猛然運轉靈宮,從身后閃現一輪巨大的光環,正是他的脈沖輪,耀眼的光芒照得整個大殿一片光亮,如同白晝!

    羅溪稍微側出頭,瞧見一人戴著一個狼首面具,五短身材,正朝此處緩慢走來,身后脈沖輪綠、紫、白、紅,四道圈,正是皇級天人標志!比羅溪高出兩階。修為隔階就如隔天塹,秦語榕只是一階天人,就是兩人加起來也敵不過他一人。

    “我沖出去把他引開,你趁亂逃出去,不要回頭!兩個月后月氏莊院見!”

    老四只要再往前走上幾步,就一定能看到凹口里多了人!

    羅溪眼見躲不過去,來不及細說,猛然往外一沖,同時手中射出一道玄光,化作一道奔雷,滋啦一聲朝老四擊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第一序列〕〔伏天氏〕〔萬族之劫〕〔第一刺客女婿陳平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絕對一番〕〔三寸人間〕〔諸天盡頭〕〔萬古神帝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〕〔黎明之劍〕〔我真的不是氣運之〕〔當醫生開了外掛〕〔爛柯棋緣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 网站是靠什么赚钱 永利皇宫会员注册登录 美锦能源股票行情 天才麻将少女漫画 大智慧股票论坛 快速赛车开奖技巧 正规期货配资公司排行 多多棋牌安卓下载 河北11选5规则及奖金 体彩顶呱刮客户端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