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絕人強者至尊〕〔廣告界天王〕〔血鳶令〕〔創世游戲法典〕〔在霸總身邊盡情撒〕〔末世重生之歸途〕〔魔帝重生以后〕〔戰巫傳奇〕〔南明第一狠人〕〔六格神裝〕〔穿越之誤惹君心休〕〔我真沒想出名啊〕〔傳奇1997〕〔龍婿葉辰說全文免〕〔林浩〕〔甜妻在上總裁追妻〕〔歐巴出道思密達〕〔農門長女發家史〕〔白先生的小夫人甜〕〔穿越直播喜落田園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九轉神帝 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人族的脊梁
    第一千七百五十四章 人族的脊梁

    “這兩個有些古怪,他們醒來,會不會掙脫封?”丁烈皺眉說道。

    血老緩聲道:“從來沒有人能掙脫嗜血的封印,因為嗜血的封印之力,來自于此界的所有被封印的人!

    丁烈眼睛一亮,“也就是說,封印的人也多,封印之力就會越強?”

    血老微微頷首道:“的確如此!

    如此,丁烈倒是放心了。

    血老剛剛也說過了,在嗜血劍之中,封印了無數的強者,這神與魔的本體全盛時期雖然不弱于前世的丁烈,但這兩具肉身,終究只是分身,實力有限,雖然上限是大帝,但他們并沒有大帝的力量,是無法掙脫封印的。

    更何況,就算是大帝,也不見得能逃出去。

    但丁烈心中依然存在不少的疑惑,這神與魔分身的上限是大帝,他們為何會想要奪舍他呢?

    而且那個神還說什么,一旦魔奪得他的肉身,就會禍亂世間。

    他們,似乎從丁烈身上看到了什么……

    “囚獄道體?又或者,九轉道經?”丁烈退出嗜血劍,意識回到本體,睜開眼來。

    血老也是回到了血紋戒中。

    當丁烈睜眼的時候,眼前依然是深淵。

    但那些異象,卻是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那些異象,顯然是魔故意弄出來的幻境,想要在丁烈失神的時候,利用一半的魔魂,奪舍丁烈。

    豈料丁烈老早就看穿了魔的陰謀詭計,將計就計之下,反將魔的一半魔魂給鎮壓。

    丁烈縱身一躍,飛離深淵,御空而行,迅速抵達戰道院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剛剛的氣息,似乎消失了!

    辛一道童,出現在丁烈身前,臉色凝重無比。

    丁烈止步,點頭道:“混元鎖鎮壓之下的邪物出來了,不過已經被我封印!

    辛一道童臉色微變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走出魔靈院了?”丁烈好奇地看了辛一道童一眼。

    辛一道童聞言,不由苦笑一聲道:“剛剛混元鎖松動,戰道院險些崩滅,在下有些沉不住氣!

    “快回去吧,魔靈院必須要有人坐鎮才行!倍×覔]手道。

    “是,公子!”辛一道童向丁烈告退,回到魔靈院中。

    待到辛一道童離開,丁烈將目光投向戰道院深處。

    在最深處,戰道院毀壞的最慘烈,若不是命獄出手,只怕已經化作一片廢墟。

    而神與魔,顯然都是從那里跑出來的。

    那個魔顯然是擁有不少的手段,窺探到秋道臨的一部分記憶,然后變成秋道臨,來攔截丁烈。

    只可惜魔萬萬沒有料到,丁烈擁有萬道法眸,可以堪破一切虛妄。

    咻!

    丁烈化作一道流光,飛向戰道院深處。

    一路上,他看到戰道院諸多學員弟子都是驚魂未定,顯然是被嚇到。

    剛剛那股恐怖的力量,仿佛要將他們全部都給湮滅,讓他們去地獄門口走上一遭。

    所幸的是,災難來得快,去的也快,眨眼間便被命獄出手鎮壓,沒有造成什么損失。

    但也有不少人因此而受傷。

    在戰道院的深處,遭遇最慘,秋道臨等人出面主持大局,算是穩住了局面。

    盡管如此,還是讓人后怕不已。

    當丁烈到來,秋道臨率先便是迎了上來,臉色沉重地道:“公子,你回來了!

    “準備一下吧,那些大勢力要不了多久就會攻來!倍×翌h首道。

    秋道臨神情一凜,肅然道:“好!”

    “此事過后,我需要輪回道藏!倍×页烈鞯,望著秋道臨。

    “公子大可放心,到時候在下會安排好的!鼻锏琅R恭敬地道。

    “嗯!倍×覓咭暳艘蝗,飄然離開,回到黃院之中。

    以前人數眾多的黃院,現在顯得要凄涼不少,有大半的弟子都走了。

    很顯然,戰道院的危機到來,讓人在此待不下去,選擇了離開。

    七大院的學員弟子,有半數之人都走了。

    諸如赫連青龍、高月、袁蔡倫、粱谷毅這些人,都提前溜了。

    隨著戰道院空了一半,在加上這一次混元鎖的松動造成的災難,戰道院似乎有種日落西山的味道。

    站在黃院之中,丁烈微微有些失神。

    在他已知的記憶當中,戰道院曾站在萬界之巔,無懼一切。

    那時候,命獄還很有活力,鎮守在戰道院中,就算是大帝來訪,也不敢對戰道院無禮。

    但在無盡歲月之中,強如戰道院,也走向沒落。

    而沒落的原因,絕對與混元鎖和命獄有很大的關系。

    關于命獄,丁烈不想多提。

    而混元鎖,丁烈沒有太多記憶,但根據這一次的災難他能想象得到。

    每一次混元鎖的松動,都會引起巨大的災難。

    而命獄若是沒注意,戰道院將會迎來巨大的災難。

    這無盡歲月之中,命獄不可能一直盯著戰道院,他也有沉睡的時候。

    大概就是在命獄沉睡之時,戰道院遭受過重創。

    單從天地之脈的損壞程度,丁烈便能判斷出來。

    混元鎖的松動,會讓戰道院遭受巨大的災難,但戰道院卻從來不搬離此地,而選擇以戰道院的氣運為鎮壓之物。

    在戰道院強大的時候,鎮壓起來自然沒啥問題。

    但隨著戰道院的沒落,就會越發的艱難。

    剛剛那一次,便是一個例子。

    僅僅一個小小的松動,都能讓戰道院遭遇滅頂之災。

    “大概人們都已經忘了,當年是誰,撐起了人族的脊梁……”

    丁烈目視遠方,喃喃自語。

    在遙遠的莽荒時代,人族孱弱不堪,甚至連修煉之法都不會。

    而戰道院的那一批元老,開辟出人族的道路來。

    亂古時代的黑暗動蕩,戰道院站了起來,更是廣納萬族,培養一位位絕世人物。

    值得一說的是。

    當年統治了一個大時代的古冥一族,也曾進入戰道院修煉。

    其中,古冥一族的第一位大帝,正是從戰道院走出。

    古冥時代之后的諸帝時代,人族似乎又陷入到絕境之中。

    那時候,又是戰道院站了出來,將人族天驕納入戰道院,以戰養戰,培養出無數人族先賢。

    玄黃道州在諸帝時代曾走出三千大帝,其中有大半,來自人族!

    而幾乎九成的人族大帝,都是從戰道院走出。

    在那時候的玄黃道州,可謂是人族最為繁華的地方,被譽為人族圣地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第一序列〕〔伏天氏〕〔萬族之劫〕〔第一刺客女婿陳平〕〔大奉打更人〕〔絕對一番〕〔三寸人間〕〔諸天盡頭〕〔萬古神帝〕〔黎明之劍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〕〔當醫生開了外掛〕〔我真的不是氣運之〕〔爛柯棋緣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 体彩河南11选5玩法 北京pc蛋蛋群 发行股票的优缺点 欣悦吉林麻将 马竞拿过欧冠冠军吗 宝博棋牌新版本下载app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 516棋牌游戏大厅官方k 股票分析趋势 单机填大坑免费下载