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我的外公是西南首〕〔柳志忠〕〔吳少〕〔我的悟性好到爆〕〔異世界道門〕〔我真沒想當救世主〕〔無雙仙帝〕〔諸天最強大佬〕〔我真的不是氣運之〕〔我真的只是想打鐵〕〔穿越從武當開始〕〔王者時刻〕〔怪獸:開局召喚哥〕〔夢回大明春〕〔諸天大道宗〕〔祁先生你被拉黑了〕〔日月永在〕〔玩家兇猛〕〔名監督的日常〕〔開錯外掛怎么辦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萬族之劫 第182章 我的劍很多。ǜ兄x狂野的小男孩大佬再次白銀)
    小屋之外。

    不遠處,夏玉文面色淡然,站在一處高坡之上,俯瞰那座小屋。

    白楓……

    他和白楓認識很多年了。

    很久之前,就有人說,多神文一系學員,同階無敵。

    結果……證明這只是個笑話,白楓從未贏過他,倒是他掃榜的時候,橫掃了白楓幾次。

    當然,有人覺得不公平,白楓比他弱,可白楓弱,那是白楓的事,和他何關?

    白楓為了研究,耽誤了修煉,那也是白楓的事,跟他何關?

    他已經凌云三重,原本已經沒興趣和白楓交手,他的目標更大,目標更強!

    白楓,騰空境而已!

    小屋中,白楓走出來了,臉色有些發白,好幾天都沒睡覺了,眼圈都是烏的。

    不斷被強大的神文震蕩,他意志力都有些渙散。

    夏玉文微微皺眉,沒有開口。

    白楓面帶笑容,走出小屋,身后,吳月華這些山海境強者紛紛目視他走出,做好了大戰爆發的準備。

    戰區之外,吳琦皺眉不語。

    她沒入戰區,姑奶奶不給她進去,那不是她能摻和的。

    可此刻,見白楓搖搖欲墜的樣子,吳琦皺眉,這樣的白楓,豈能和夏玉文交手?

    本來差距就極大!

    騰空八重,凌云三重!

    夏玉文見白楓走來,淡淡道:“這就是你要挑釁凌云的資本?”

    白楓呵呵笑道:“要啥資本?凌云很厲害嗎?說的好像凌云無敵一樣!”

    說著,白楓打著哈欠道:“夏玉文,你不好好的爭你的府主,跟著單神文一系瞎鬧騰啥!鬧騰的厲害了,府主就是你的了?”

    夏玉文平靜道:“府主,我自然要爭!單神文一系,我自然也需要拉攏!我可以給你機會,你讓陳永自己讓出藏書館館長之職,我不但不會殺你,還會為你們爭取一線生機!”

    他說的直接,也說的干脆!

    我要的,那就是我的!

    對付你白楓,也只是為了完成我的目的。

    白楓打著哈欠,無趣道:“說的好像大夏府都是你的一樣,你這么牛,你干脆讓萬府長退位,你當府長好了,不行讓夏府主退位,直接給你當府主!”

    “路要一步步走!”

    夏玉文好像聽不出嘲諷,“我若是進入山海,這府長之位,我為何不能爭一爭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楓沒話說了。

    這家伙,還是沒經歷毒打,說話一如既往的狂妄。

    想了想,忽然笑道:“我一直好奇一件事,你這么狂,戰爭學府那混蛋怎么不來打你?”

    夏玉文看了他一眼,淡淡道:“道不同不相為謀!”

    白楓沒聽懂,半晌才好像聽明白了什么,詫異道:“你是說,你是文明師,他是戰者,所以不打你?艸,那為什么打老子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無人接話。

    遠處,吳琦翻了個白眼,你說為什么打你?

    第一次是因為兩大學府的考核,所以打了你,那是任務。

    第二次,那是因為你不服不忿,非要去找茬,又被打了。

    第三次,那是因為不干人事,趁他不在,把戰爭學府萬石榜掃蕩了一次,人家回來了,為了戰爭學府的顏面,也得打你一頓!

    你說為什么打你?

    心里一點數沒有!

    夏玉文也不理會他,再次看向他道:“你考慮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考慮什么?”

    白楓一臉奇怪,考慮啥?

    你說啥了?

    夏玉文臉色微變,看了他一眼,沒再重復。

    白楓這人,就這點很讓人討厭。

    他只聽他想聽的,不想聽的,他完全聽不見。

    夏玉文緩緩從高坡上走下,平靜道:“那你準備好了嗎?”

    “準備啥?”

    白楓笑道:“你準備殺我?你確定你能殺我?夏玉文,別高估自己了!以前懶得理你罷了,你這種人,要是沒夏家罩著,早就被人打死了!”

    “彼此彼此!”

    夏玉文不以為然,你也一樣!

    沒有洪譚,你也如此。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!”

    白楓笑了,手中呈現出一柄長劍,屠龍劍!

    稍微理了理衣服,屠龍劍拿起,夏玉文臉色鄭重,哪怕騰空八重的白楓,他也不會小覷。

    白楓卻是沒理他,拿起屠龍劍,對著臉頰刮了刮胡子,又理了理衣服,將頭發梳理了一下,笑道:“好了,這下準備好了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他話剛落,夏玉文臉色一冷,一刀斬出!

    開天刀!

    夏家絕學!

    白楓踏空,砰地一聲,地面炸裂,一道刀痕貫穿地面,直至延伸到幾位山海面前才消失。

    “這和我無關,夏家罰錢,找夏玉文算賬去!”

    白楓大喝一聲!

    要錢的!

    死要錢的夏侯爺,大概連夏玉文都不會放過。

    “哼!”

    一聲輕喝,刀氣彌漫,虛空割裂!

    漫天刀影落下!

    騰空的白楓,這一刻揮舞屠龍劍,乒乒乓乓地斬碎一道道刀氣!

    噗!

    白衣上,出現第一道裂痕,接著是第二道,第三道……

    夏玉文都沒有近身,再次一刀斬出,無數刀影再現!

    白楓揮劍留影!

    噗噗噗……

    一道道血痕,在他身上不斷呈現出來。

    差距!

    這一刻,雙方山海都在觀戰。

    都看出了差距!

    差了足足四重境界,還有一個大境界,白楓雖強,可遭遇了同樣絕世天才的夏玉文,還是差距巨大。

    向來一劍殺人的白楓,此刻連全力出一劍的機會都難。

    “白楓,你讓我失望了!”

    夏玉文再次一刀斬出!

    虛空震蕩,火海焚天,白楓面露痛苦之色,喘息道:“有點意思……火神文倒是不弱,都能焚燒識海了!”

    “繼續!”

    白楓齜牙笑著,繼續揮舞長劍,擊碎一道道刀氣,意志力不斷震蕩,火海愈加沸騰!

    “給你加把火!”

    下一刻,火海蔓延,密布天地之間,大火之中,白楓笑著,身上也冒出一團火焰,燃燒!

    轟隆!

    虛空都好像快被燒裂了!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元氣洶涌匯聚而來,火越來越大,越來越大!

    就在燃燒到巔峰的那一刻,噗呲一聲,好像什么被燒裂了!

    夏玉文臉色一白,抬頭看向白楓!

    白楓此刻也是臉色蒼白,笑道:“好玩不?神文碎了沒?小孩子別玩火!沒聽說過一句話叫引火燒身嗎?知道原理嗎?我告訴你啊,當四周意志力被燒光了,元氣燒光了,這火,它會燃燒主人神文的,繼續提供意志力,提供燃料,所以啊,我剛剛那把火是助燃劑,給你加火的,好玩不好玩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玉文面色變幻了一下,他的“火”字神文,曾經連凌云都燒死過,今日卻是被白楓輕松破了,甚至還重創了他的神文!

    白楓說的簡單,哪有那么容易反噬自身!

    這家伙……的確是妖孽。

    都只看到了白楓一劍殺人的風采,卻是忽視了這家伙是個天才研究員的本質。

    夏玉文不語,再次揮刀!

    這一次,不止揮刀了!

    身影一動,瞬間消失!

    當地一聲巨響!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白楓咳嗽,鮮血從空中涌出,長劍抵住了一把刀。

    白楓被巨大的力道,轟的不斷朝下方落下,轟隆一聲,砸落在地,地面出現一個大坑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夏玉文收刀,再斬!

    一刀橫空,凌空斬下!

    “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一聲蔑笑傳來,白楓神文爆發,四面八方的地面瞬間冰凍!

    砰地一聲巨響,地面冰層被斬裂!

    白楓從地下一竄而起,迅速逃竄!

    “白楓,你太弱了!”

    夏玉文踏空而行,腳踩黑靴,手持長刀,一步步朝他追去,語氣一如既往,“你可以逃出戰區,我不殺你,我若是成了府主,我甚至可以招你入城主府,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如何!”

    遠處,白楓踩地遁逃,嘿嘿笑道:“道不同不相為謀!你真當了府主,我還活著,老子寧愿回家種地,也不會跟著你混!”

    夏玉文踏空而來,清冷道:“識時務者為俊杰,白楓,天才很多,這個世界,不缺的就是天才!”

    “那就殺了我試試!”

    白楓反手一劍,嗡地一聲朝他破空殺去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聲巨響,長劍倒飛而回,白楓再次咳血,收回長劍,再次遁逃!

    一人逃,一人追。

    夏玉文不斷揮刀,刀氣彌漫四方,帶著驚人的殺氣和殺傷力,白楓一旦碰到這些刀氣,瞬間便是被無數刀氣切割,逃竄的范圍越來越!

    旁邊,吳月華幾人皺眉。

    吳月華傳音道:“白楓不是他對手,差距太大了,哪怕琦兒上,也不會是他對手!夏玉文很強!”

    白楓可是秒殺凌云二重的存在,結果在夏玉文手下,反擊的機會都沒。

    當然,夏玉文這么久都沒能拿下白楓,也足以看出白楓極強。

    可雙方差距還是太大了!

    四重境界,中間還隔了個凌云!

    柳文彥沒吭聲,白楓既然想試試,那就讓他試試看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外圍。

    周明仁平靜地看著場中的交手亂象,身邊,孫閣老眼神冷厲道:“這家伙,之前殺張宇的時候倒是張狂,現在也不過是喪家之犬!”

    之前,他還沒那么恨,現在卻是恨極了白楓!

    上次,白楓一言不合,揮劍就殺了他徒弟,這讓他火冒三丈!

    培養一位凌云境的徒弟可不容易!

    周明仁沒理他,看向遠方,那邊,不少強者都在。

    鄭家老鬼,夏侯爺,胡總管,趙將主,紀署長……

    一群人都在默默看著!

    周明仁依舊沉默。

    身邊,來自大周府的單天昊忽然道:“周府長,你既然都已經到了,何必讓夏玉文去擊殺白楓,不如直接擒拿柳文彥,免得浪費時間!”

    周明仁不語。

    單天昊微微皺眉,“周府長……”

    周明仁側頭看了他一眼,輕聲道:“不急!

    “不急?”

    單天昊心中一怒!

    還不急?

    你到底在等什么?

    “鄭玉明還受著傷,難道周府長不想救他?”

    周明仁再次看了他一眼,沒有理睬,轉頭再次看向白楓他們。

    此刻,白楓被壓制的根本沒法反擊。

    夏玉文太強了!

    “院長……”

    孫閣老幾人也看向周明仁,他們也不明白,到底還等什么?

    現在直接掘了張若凌的墳,多神文一系絕不會答應,大戰爆發,干脆利落地擒拿柳文彥不就算了!

    周明仁微微蹙眉,片刻后才道:“人還沒齊!洪譚不回來,不拿下洪譚,難道任由洪譚在外鬧事?打蛇不死,必受其害的道理不懂嗎?”

    單天昊卻是急忙道:“拿下了柳文彥,洪譚必然會來,到時候洪譚逃不了!”

    非要等,等的出了意外怎么辦!

    周明仁再次沉默,不理會。

    單天昊有些慍怒!

    周明仁忽然道:“你可以試試,我不能出手,我出手,洪譚若是來襲,沒人擋得住他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單天昊冷冷看著他,忽然傳音道:“周明仁,不要想的太多!你真覺得,他們可以擋住我們?你來定鼎,確定你大夏府文明師領袖之位?”

    他看透了這家伙!

    周明仁明顯是覺得,這些人未必拿得下多神文一系,他想來定鼎這一戰,成就他自己!

    周明仁不語。

    也不回話,更不理睬。

    “你莫非忘了周府長的囑咐?”

    單天昊再次傳音!

    這個周府長,可不是周明仁,而是大周文明學府的那位府長,周破龍。

    無敵的嫡子!

    周明仁依舊不語,如此三番,單天昊已經是怒不可遏,這家伙,真以為離了他,他們就拿柳文彥他們沒辦法了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遠處山頭上。

    夏侯爺沒站著,而是坐著,喝著茶,吃著瓜,就差弄個丫鬟來扇扇子了。

    一邊吃著,一邊笑道:“夏玉文和白楓破了這么多土,發財了!”

    身旁,一位身材高大的斯文中年,瞥了他一眼,淡笑道:“夏家的錢,倒一倒手,不還是你自己的!”

    “那不一樣!”

    夏侯爺笑道:“夏玉文自己也能掙錢,又不是小孩子了,夏家一年補貼他3000點功勛,你看,他都擊碎了幾百方土了,幾十萬功勛呢!”

    “他給不起!”

    “沒事,他爺爺給得起就行!長青當了這么多年副府長,有錢,不怕!”

    夏侯爺笑了起來,又道:“老紀啊,坐下聊聊天啊,站著不累嗎?和老胡學干嘛?”

    紀署長不理他,也不想和他說話。

    夏侯爺卻是耐不住寂寞,又道:“老紀,你說他倆誰能贏?”

    “周明仁和洪譚?”

    “不是,我是說這倆!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還在不斷逃跑的白楓,此刻,白楓的白衣早已成了血衣,無法反擊,只能遁逃,勉強保命,卻是越戰越弱,這么下去,最多一分鐘內就會被夏玉文斬殺!

    紀署長微微蹙眉,眼神漸漸明亮起來,好像在觀看什么,半晌,淡笑道:“白楓死,夏玉文傷!”

    “你在看未來?”

    夏侯爺忽然笑道:“這東西不準的,哪怕你是日月,也不一定就看得準!別說日月,就是無敵,也只是說預判,通過各種信息分析,得出一個可能性的未來,而不是準確的未來!”

    紀署長側頭,看向他,淡笑道:“那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“我覺得?”

    夏侯爺笑呵呵道:“這樣,打個賭如何,賭……賭……你女兒?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紀署長眼神瞬間不善起來!

    “干嘛?你覺得我們家虎尤咋樣?”

    夏侯爺笑道:“憨厚,老實,踏實,肯干……”

    “丑!”

    紀署長就這么一句話!

    太丑,配不上我女兒!

    夏侯爺臉色不善,“別人都說我家虎尤像我!”

    “所以丑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爺大怒,惱火道:“好,你不干拉倒,還看不上你女兒!一個小小的新晉日月,跟我夏家聯姻,那是你的福氣,還裝犢子,不干拉倒!”

    紀署長淡淡道:“日月很弱嗎?何況,我紀某人的女兒,不收二手貨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爺一臉郁悶,那邊,胡老憋笑。

    二手貨……

    算是吧!

    夏虎尤小時候有聯姻對象,柳家的嫡系,可惜……柳家徹底敗落了,夏虎尤聯姻的那嫡女,剛出生沒多久就跟隨父母一起死在了諸天戰場。

    當年還是孕中定下的婚約,半開玩笑,半是真。

    紀署長說這話,不過是故意氣氣夏侯爺罷了。

    夏侯爺惱怒,很快道:“我賭白楓這小子,必然還有殺手锏,他的兩柄屠龍劍,到現在只出現一柄!還有一柄呢?”

    紀署長微微挑眉,輕聲道:“他哪來的兩柄?那一柄,到底從哪弄到的?”

    “也許當年直接勾勒了兩柄,這小子藏起來了!”

    夏侯爺不負責任地猜測!

    紀署長淡淡道:“我在想,是否是他拆開了自己的屠龍劍?”

    “不至于吧?”

    夏侯爺不確定道:“多神文一系的神文戰技,拆不開吧!不排除這個可能,這小子一天到晚鉆在研究室中,誰知道搗鼓出了什么玩意,要不……待會你插手保他一次?”

    紀署長淡笑,不理會他。

    那邊,胡老也輕笑道:“侯爺,你這看人下菜的習慣不好,上次那誰被殺,你可沒管!”

    夏侯爺不以為意道:“經商就是如此,看人下菜!看他值不值得插手,不值得,那你們斗你們的!”

    幾人不理他。

    你要插手,自己插手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強者都在默默看著。

    而戰區中,白楓白衣染血,已經黔驢技窮!

    白楓不擅久戰!

    這一點,知道的人不少。

    此刻,卻是拖了這么久,越戰越弱,明眼人都看得出來,他不行了,再拖下去,最后一劍都斬不出來。

    夏玉文不慌不忙,一步步縮小他的逃遁空間。

    防著他的最后一劍!

    雙劍!

    白楓到現在,只出了一劍,還有一劍沒出呢。

    刀氣彌漫,白楓遁逃的空間越來越!

    夏玉文步步為營!

    他是很強,也很張狂,可戰斗的時候,他有自己的章法,不慌不忙,不亂,不急。

    對付白楓這種人,就得穩住。

    不然,隨時都有可能翻船。

    “白楓,還要掙扎嗎?讓我看看你的第二柄屠龍劍!”

    “如你所愿!”

    白楓呵呵笑了一聲,低吼一聲,一劍殺出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又是一劍從天而降!

    一強一弱!

    “這柄,太弱了!”

    夏玉文淡笑一聲,探手直接朝弱小的那柄劍抓去,與此同時,右手持刀,一刀斬向正面飛來的那一劍,那才是主劍!

    砰地一聲巨響,主劍飛出!

    副劍被夏玉文一把捏在手中,夏玉文簡單探查了一下,微微皺眉,意志力爆發,震蕩這柄副劍,有些奇怪,哪來的這么多屠龍劍!

    這是他的神文戰技嗎?

    還是說,只是一門別的戰技。

    正想著,白楓忽然吞下一滴精血,暴吼一聲,身軀壯大,朝他撲殺而來!

    “天賦精血?”

    “太弱!”

    夏玉文淡淡回應,一把震的副劍失色,失去了光澤,隨手丟落,持刀殺向瘋狂撲殺而來的白楓!

    噗嗤!

    一道道刀口,再次密布白楓身軀。

    白衣已經破碎,露出了身軀,露出了猙獰的傷口。

    “還要掙扎嗎?”

    “掙扎你大爺!”

    話落,遠處的兩柄長劍,忽然合二為一,再次朝他背后殺來!

    夏玉文感受到了后方那一劍的強大,又有些疑惑,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強大,不弱,也許可以擊殺那些弱小的凌云,可對他而言,則是太弱了。

    哪怕他還是騰空,這一劍也殺不了他!

    手中長刀飛出,直接出現在背后,轟隆一聲,和長劍糾纏到了一起,廝殺!

    夏玉文赤手空拳,依舊強悍無比,眨眼間,接連轟中了白楓,殺的白楓不斷喋血,天賦精血的效果,這一刻根本無法撼動夏玉文。

    白楓卻是不管不顧,再次吞下幾滴精血,暴吼一聲,朝他殺來!

    就在此刻,一道驚天殺氣從他身上冒出!

    下一刻,又是一柄屠龍劍出現了!

    強悍!

    比后面那柄合二為一的劍更強悍!

    四面八方,一些強者都愣住了,還有第三柄?

    什么情況!

    夏玉文反而松了口氣,這就對了!

    他就知道,白楓沒那么好殺,殺手锏必然還有,果然!

    這一劍,很強!

    殺張宇夠了,那之前的一切倒是順理成章了。

    “開天!”

    夏玉文也不大意,一聲暴喝!

    身上閃現出九個光點!

    合竅之后的九竅!

    這九個光點,強大無比,此刻,夏玉文身上,隱約傳來荒古氣息,神魔之氣,那是神魔精血鑄體而成!

    以手為刀!

    夏玉文暴喝一聲,手刀斬下!

    這一刀,殺氣撼天!

    白楓也是咬著牙,怒吼一聲,直接飛躍騰空,握住那第三柄屠龍劍,元氣、意志力不斷涌入,暴吼道:“碎元!”

    破天殺第三式!

    這一劍,絢爛無比!

    殺氣沖霄,神文爆發!

    一刀一劍,瞬間碰撞到了一起!

    無聲!

    只有一道光波朝四方掃蕩而去!

    兩人固定在半空中,刀劍相擊,夏玉文以手為刀,此刻右手燦爛無比,通體金黃,也堅韌無比,咔嚓……

    一聲脆響傳來,白楓手中的劍,此刻在破碎。

    夏玉文的手,也出現了一道裂痕!

    血液,滴落。

    夏玉文輕笑一聲,“很強,越階殺凌云夠了,白楓,你很強,可惜……我更強!”

    只是輕傷罷了!

    白楓的最強一劍,并未重傷到他。

    而白楓,此刻眼中滿是不敢置信,憤怒,不甘……

    為什么!

    這么強?

    “你去死吧!”

    夏玉文輕聲說著,左手化刀,朝白楓頭顱劈去!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一聲悲憤欲絕的咆哮,響徹四方!

    吳月華這些人紛紛準備出手,那邊,單天昊幾人紛紛爆發氣勢壓制,一副馬上要開戰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白楓,天資絕頂,我不甘心,我不服!”

    白楓絕望咆哮!

    手中長劍已經寸寸碎裂!

    夏玉文輕嘆一聲,也不多說,左手已經朝他頭顱劈下!

    你……可以去死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白楓瘋狂咆哮,意志力爆發,元氣爆發,他在掙扎,在做最后的反擊!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外圍,周明仁眼神一動,睜眼,瞬間看向虛空某處!

    這一刻,一位位強者,先后發現了不對勁!

    就在這時候,之前還在和夏玉文文兵刀糾纏的那柄二合一的屠龍劍,原本已經氣勢微弱,可這一刻,卻是爆發出了璀璨無比的光輝!

    一道光芒,照亮了天地!

    長劍在燃燒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一聲擊破天地的巨響聲傳來,砰地一聲,夏玉文的文兵刀瞬間被擊碎!

    粉碎!

    正要斬殺白楓的夏玉文,臉色一變,意志力動蕩,神文破碎了一枚,顧不得后看,暴吼一聲,雙手合一,化為金色,合刀瞬間朝白楓斬去!

    “小看你了!”

    夏玉文暴吼一聲!

    “小看的多了!”

    白楓忽然哈哈大笑,夏玉文后方,一柄長劍破空而來!

    神文在燃燒!

    夏玉文此刻后背凝聚了無數元氣,他不回頭,他要斬了白楓!

    哪怕受傷,也要斬了白楓!

    “傻叉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夏玉文元氣匯聚的瞬間,白楓手中陡然出現了又一柄長劍!

    屠龍劍!

    第四柄!

    和前面不同,這一柄劍,此刻黯淡無光,然而,下一刻,這柄劍上,足足爆發出18個燦爛的光點!

    18枚神文在燃燒!

    “送你歸天!”

    一聲厲喝,響徹四方!

    “斬!”

    一劍斬出!

    什么第一劍,第二劍,第三劍……都是假的。

    也不算假,每一柄劍,都蘊含兩枚神文,足足6枚神文,為了偽裝成強大的屠龍劍,神文全部燃燒了!

    白楓總共勾勒了28枚神文!

    其中12枚基礎神文,16枚后來勾勒的神文。

    此刻,加上手中這一劍,已經足足粉碎了24枚神文,只留下四枚神文,在意志海中孤獨飄蕩,形成了一柄小小的劍,那才是他準備留下的屠龍劍。

    神文燃燒,意志海震蕩,神竅坍塌封閉!

    一聲“斬”字,響徹天地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快,太快了!

    噗嗤一聲,夏玉文那如金剛的金色雙手,遭遇這一劍,瞬間被切斷!

    鮮血都來不及涌出,瞬間被蒸發!

    夏玉文臉色大變,瘋狂咆哮一聲,全身9個竅穴,忽然轟隆爆炸!

    一股強大無比的元氣爆發出來!

    虛空中,一柄巨大的長刀出現,和白楓那燃燒的長劍碰撞!

    刀劍再次碰撞!

    無聲無息!

    下一刻,一股強大無比的力量從中心爆發,一道光圈傳蕩而出,蕩平了四面八方的一切阻攔物!

    一座小山,瞬間被切割成了兩半!

    遠處,幾位凌云強者,臉色大變!

    剛想遁逃,噗嗤一聲,光圈劃過,砰地一聲,一位凌云境強者直接胸口炸裂,肉身被切成了兩半!

    “鎮!”

    一聲清喝傳來,溢散出去的光圈瞬間被鎮壓!

    周明仁皺眉,鎮壓住了那些溢散的能量,徒手朝那位被切成兩半的凌云抓去,手中涌現一股白光,強行捏合對方炸裂的身體。

    片刻后,這位凌云境心有余悸,臉色慘白,看向中央,再看看自己的傷勢,欲哭無淚!

    肉身破碎了!

    余波而已!

    自己差點就死了,哪怕沒死,自己沒有半年甚至一年,都無法恢復到從前!

    四面八方的強者,此刻都定神朝那邊看去!

    虛空中,白楓齜牙笑著!

    手中長劍徹底破碎,寸寸斷裂,意志海重創,神竅封閉,神文破碎,肉身不斷炸裂,血濺四方。

    而面前,夏玉文雙臂被切斷,和他徒弟一樣,直接斷了雙臂。

    這不重要,關鍵是,此刻的他,九竅炸裂,元氣耗空,這才堪堪擋住了那一劍!

    砰地一聲,眉心處,炸裂開了!

    血液涌出!

    夏玉文沒吭聲,木木地看著白楓,兩人目光交匯,同時從空中跌落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兩人同時砸落在地,夏玉文仿佛被切開了!

    眉心處,一道裂痕蔓延開來!

    從眉心到鼻尖,到嘴唇,到胸口……一路蔓延下去!

    夏玉文看著天空,沒死,但是此刻腦海中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他不明白,為何……會有第四劍!

    白楓,到底做了什么?

    而白楓,此刻意志海也快成漿糊了,甚至包括主神文都破碎了,此刻,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嘴中溢出,地面瞬間被染成了紅色。

    “師伯……救我……”

    他覺得,自己還能搶救一下,為何落地,沒人救我!

    師伯……真他么坑!

    這一刻,四面八方,強者們才紛紛驚醒!

    依舊呆滯,依舊有些不敢置信!

    “白楓……破了自己的神文戰技,燃燒了自己的主要核心神文……”

    這……不死也徹底廢了!

    這樣的活著,還有意義嗎?

    也許有,鄭玉明和他差不多,可鄭玉明還有不少神文沒破碎,白楓呢?

    白楓還有幾枚?

    他的意志海,能承受這樣的反噬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夏玉文居然沒贏!”

    這一刻,外面的吳琦也是一臉震撼!

    凌云三重的夏玉文,差點被白楓一劍切成了兩半!

    他防了第一劍,第二劍……防來防去,他卻是沒防住最后一劍!

    九竅破碎的夏玉文,文兵也被擊碎了,這樣的傷勢,能治愈嗎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還是這一刻,夏侯爺幾人也是一臉古怪。

    紀署長喃喃道:“四柄屠龍劍,別告訴我,當初就勾勒出了4柄,他拆分了屠龍劍……拆了4次!”

    白楓,到底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下一刻,他忽然探手,朝那邊抓去!

    而與此同時,單天昊幾人紛紛出手,朝白楓那邊抓去!

    規矩?

    顧不得了!

    白楓如何拆分了屠龍劍,他們太感興趣了!

    “他廢了,給我個薄面……”

    紀署長淡淡說著,眨眼間,一方金色大印直接朝單天昊幾人砸去!

    大印越來越大!

    與此同時,天空中,一輪明月升起!

    這明月,瞬間升起,瞬間落下,明月落下,遮天蔽日,一把砸向周明仁!

    周明仁皺眉,微微后退了幾步!

    砰地一聲巨響,單天昊幾人被大印砸飛,紀署長一把抓住了白楓,瞬間收回巨掌,白楓落在他身前,眼神已經有些渙散,口溢鮮血,低不可聞道:“艸……輕點……”

    紀署長笑了,不再開口,那邊,周明仁退開,看向夏侯爺幾人,平靜道:“幾位若是要插手,那就早說,何必等到現在,夏家若是不允,此戰不會爆發!”

    夏侯爺聳聳肩,“跟我無關,老紀要出手,你們找他去!”

    周明仁不語,單天昊怒道:“你們自己劃出了戰區,現在要食言而肥?”

    “老紀干的!”

    夏侯爺再次重復了一句,想了想道:“罰錢,不許再出手!再出手,罰你去諸天戰場殺一尊日月,大家覺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交出白楓!”

    單天昊大怒!

    紀署長不理他,抓住白楓,扭頭就走!

    交什么交!

    他現在好奇著呢,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怎么拆出了四柄屠龍劍?

    太神奇了!

    “紀……”

    單天昊還沒吼完,紀署長忽然扭頭,身影一動,快的無與倫比,瞬間出現在他眼前,手中出現一輪明月,一手劈出日月光輝!

    砰!

    肉身炸裂!

    又是一擊劈出,砰地一聲,血液橫飛,骨骼炸開!

    紀署長冷冷看著他強行恢復血肉,淡淡道:“這樣的交代,足夠嗎?不夠的話,讓周破龍來找我!”

    無聲!

    紀署長平靜地環顧四方,“你們打你們的,我要我的,我想要保他,那就能保!區區山海,在大夏府,想阻我紀鴻?”

    側頭看了一眼周明仁,淡淡道:“周府長,不服,可以試試!”

    周明仁不吭聲。

    “我紀鴻保一個騰空,還有人敢和我較勁?”

    紀署長環顧四方,淡淡道:“還有人要說個不是嗎?”

    無聲!

    “那就告辭了!”

    紀署長笑了笑,提起白楓,踏空而去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萬古神帝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三寸人間〕〔世子很兇〕〔老婆請安分〕〔玩家兇猛〕〔我真的不想談戀愛〕〔我的美利堅〕〔大周仙吏〕〔伏天氏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 排列5规律表图 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走势图 024体彩排列3藏机图 贵州快3开奖号码 股票配资平台开发还178-5613-9019 浙江十一选五牛走势 上海十一选五遗漏一定牛 好运彩app 资产配置4321原则 广西快3是官方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