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仙武帝尊〕〔我養子超有錢〕〔無敵天王歸來夏天〕〔念塵歌之盛世臨云〕〔網游之強化系統〕〔魔寵的黑科技巢穴〕〔我上我真行〕〔離婚后和霸總穿去〕〔爆裂天神〕〔我一鏟子下去可能〕〔道門女名士〕〔天價婚姻之豪門總〕〔環球封神〕〔劍翁〕〔璀璨人生葉辰〕〔開局簽到就是首富〕〔李逵的逆襲之路〕〔快穿之總有人想阻〕〔搶救大明朝〕〔我家夫人是隱藏大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萬族之劫 第188章 有其師必有其徒(求月票訂閱)
    大夏文明學府。

    昨夜的大戰,并未影響到學府的學員,包括大部分研究員,也許知道一些,不過同樣對他們影響不大。

    學府一如既往。

    沒有任何異常,學員們該上課上課,該修煉修煉。

    百強榜不起風云,學府還是很安靜的。

    告別了夏虎尤幾人,蘇宇朝文譚研究中心走去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神竅,開啟了40個整。

    所有神文都在休眠中,不算休眠,是還在吸收消化之前吸收的神韻。

    數枚永恒神文破碎,相當于幾個秘境破碎,其中蘊含的神韻,哪怕只是吸收了一點點,對蘇宇而言,也是一次巨大的提升。

    而元氣竅穴,蘇宇這次借機也開啟了不少,第二重的《時光》,名為鎮日月,開竅44個。

    不過重合竅穴不少,蘇宇上次就開竅180個,重合的竅穴更多,昨夜又開竅6個,此刻再開16個竅穴,第二重鎮日月他都可以修煉成功了。

    此刻的蘇宇,總共開竅已經達到了186個。

    心中想著這些,蘇宇已經踏入了文譚研究中心。

    一進入,蘇宇就察覺到了不同。

    地面……干凈了!

    心中微動,是師祖和師父回來了?

    還是別人?

    在學府中,有萬天圣在,他一直覺得還是很安全的,可此刻,他也不敢大意。

    “老師?”

    蘇宇喊了一聲,腳踩在門口,沒敢踏入。

    “進來!”

    白楓有氣無力地回了一句,蘇宇松了口氣,走進研究中心。

    生活區中,白楓躺在沙發上,對面坐著一位老人,面帶風霜之se。

    白楓身邊,陳永面帶愁苦之se。

    吳嘉也在,看到蘇宇,想動彈,又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屋中的老人,沒敢動彈。

    老人沒管那么多,看了看蘇宇,再看看吳嘉,接著又看看白楓……

    忽然罵道:“一群廢物!”

    一系就5個人!

    除了他和陳永,三人帶傷!

    白楓最重,接著是吳嘉,然后是蘇宇,他的斷臂傷到現在還沒好呢。

    這就是無敵的多神文一系?

    太慘了!

    自己才走幾天啊,三個月都不到,再不回來,恐怕多神文一系就沒了!

    陳永尷尬道:“老師,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更廢物!”

    洪譚罵道:“居然還差點被人奪走了館長一職!”

    “你學生被人傷成這樣,你有臉了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陳永無奈,也不回話。

    洪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有些郁悶,喝了一口,忽然拿起茶杯端詳了一下,奇怪道:“這不是我那老茶壺!”

    白楓仰頭看天,就當沒聽見了。

    跟我無關!

    蘇宇悶不吭聲,沒了,都被人家聶老給捏碎了,想找回來都沒了。

    “師祖!”

    問候了一聲,蘇宇乖乖站到白楓身后,那邊,吳嘉有些同情地看了他一眼,大家同病相憐,真可憐,師祖回來了,一回來就是找茬的!

    洪譚也沒深究,茶壺不見就不見了,也許拿去洗了。

    抬頭,看了一眼蘇宇,微微點頭,“不錯,千鈞九重,開竅很多!意志力蓄滿度,接近80%了,很不錯!”

    新生,很好了!

    比他想象的要優秀!

    當然,他不知道具體情況,只知道這小家伙是南元來的,在戰場上還見過他的父親,父親憨厚,這小家伙應該也不差,之前大戰,那么危險,這小家伙也敢過去,倒是個重情重義之輩。

    就是有些憨了!

    傻乎乎的!

    那么危險,你一個養性也往那邊跑?

    “謝謝師祖!”

    蘇宇憨笑,一臉的不好意思,被山?洫,我會臉紅的。

    “還行!”

    洪譚點頭,氣倒是消了一些,看了看他胳膊道:“斷臂之傷,誰做的?”

    “夏玉文老師的學生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賬東西!”

    洪譚罵道:“又是那混賬玩意!夏長青是想找死嗎?我出去幾個月,這老東西瘋了,居然敢讓他的人對我的人下手!”

    罵罵咧咧的,洪譚很是惱火。

    蘇宇也不吭聲,沒多說,周昊比自己慘很多的,這就不需要告訴師祖了。

    洪譚罵了一陣,又自怨自憐道:“也怪我,這幾十年懶得和他們計較,也懶得和他們爭,原想著低調點,免得太過出風頭,就我們這幾個人,也擋不住,結果這些人越來越過分了!”

    吳嘉小聲道:“師祖,那咱們接下來還要當烏龜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叫什么話!

    洪譚吹胡子瞪眼的!

    “什么烏龜不烏龜的,那是你老師,你師祖是那種慫人嗎?”

    陳永無辜躺槍,也不吭聲。

    吳嘉不置可否,師祖也很慫的。

    洪譚倒是懶得再罵了,嘆息道:“想當也當不了了!這次我師兄回來了,連單天昊都給砍了,還怎么當!之前他們都沒回來,我能守住一點算一點,結果……愈發敗落了!”

    有些無奈,有些力不從心。

    白楓忍不住道:“老師,咱們一系也不弱,這么多山海支持咱們呢,怕啥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洪譚瞪了他一眼,沒好氣道:“沒事干拖人家下水干嘛?吳月華他們又不是多神文一系的,就算給你把場子撐起來了,那也是神丹、神符系的威名,跟我們何干?多神文一系該怎么樣還不是怎樣!”

    白楓聳肩,不說話了。

    陳永想了想道:“師父,那師伯和夏師伯他們怎么說?”

    “他們……指望不上的!”

    洪譚嘆息道:“你師伯,傷勢根本沒好,而且現在越來越嚴重了,這次又殺了兩位山海,之后恐怕得去諸天戰場,白楓也一樣,這蠢貨,好端端的殺人做什么,廢了不就完事了,去了諸天戰場,進了先鋒營,就你這狀態,我看你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”

    “諸天戰場?”

    蘇宇忍不住接話道:“師父要去諸天戰場?”

    白楓無所謂道:“對,不去不行,夏家的規矩……還得守的!守規矩是為了我們好,規矩這東西,有時候就是來自保的!殺十個凌云……慢慢熬就是了!”

    去就去,他也不怕。

    先鋒營大戰是多,可在那邊,真要殺出了名頭來,實力會提升的很快的。

    “那……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“一個月內!”

    白楓笑道:“沒事,鄭玉明還沒走呢,我急什么!”

    “鄭玉明?”

    洪譚也是剛回來,還不知道這茬,白楓解釋道:“是師兄干的,差點把人坑死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陳永一臉無辜,真不是!

    “是師侄做的……”

    他指了指蘇宇,這鍋他不背。

    蘇宇一臉尷尬,“不是我,是我和他的學生切磋,他要出手,師伯攔他,然后被萬府長重傷了,罰去了諸天戰場!

    洪譚大體上猜到了,瞥了一眼陳永,又看了看蘇宇,疑惑道:“你怎么和他的學生發生沖突了?你入學沒多久吧?”

    “他學生重傷了師姐!”

    洪譚微微皺眉,了然于心,嘆道:“這年頭,連阿貓阿狗都敢找我們茬了!鄭玉明這家伙,當年在我們那一代,連個屁都不算,現在也敢讓他學生找我的人麻煩了……”

    有些唏噓。

    沒再去想,再看蘇宇,點頭道:“不錯,給你師姐出頭是好事,但是木秀于林風必摧之,也容易給自己招惹禍端!你這傷,大概也是起源與此!”

    說罷,又道:“你是我師兄在南元帶出來的?”

    “嗯,是柳老師教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錯,看來師兄倒是培養的很好……”

    他都沒說完,白楓無語道:“老師,這和師伯無關吧?是我培養出來的!蘇宇來的時候,千鈞都不是,看看,現在多強了!之前養性都不是,再看看現在?”

    白楓邀功道:“老師,這是我發掘的人才好不好!他第一枚神文,還是我教他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洪譚詫異道:“什么時候?”

    “上次我去南元的時候啊……”

    洪譚想了想,忽然道:“半年前?”

    白楓4月份好像的確去過南元!

    可是……才半年吧?

    “對!”

    洪譚忽然想到了什么,看看蘇宇,再看看白楓,眼神變的詭異起來,“你是說,他半年前不是千鈞,不是養性,都沒勾勒神文……”

    “對啊……”白楓說著,心中一驚,急忙道:“沒,開玩笑的,蘇宇入學就是千鈞七重,養性階段!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洪譚忽然掏出一根竹鞭,對著他腦袋就打!

    “你這不孝之徒!”

    “混賬東西!”

    “我說你從南元回來,忽然慫恿我離開,合著是怕我搶你學生?”

    “老子打死你這狗東西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啪啪啪!

    一連串的鞭打聲傳來,白楓連忙慘叫道:“老師,沒有這事,我受傷了,要死了,還打!”

    “打死你了事!”

    “老師,我不要臉的嗎?我學生還在這呢!”

    “你都廢了,要什么學生,以后跟我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一旁,蘇宇眼神詭異,看了一眼吳嘉和陳永,露出疑se。

    吳嘉小聲道:“師祖就這樣的,別介意!師祖人很好的,就是……就是年紀大了,跟小孩似的!”

    洪譚:“……”

    打人的動作停止了,瞥了一眼吳嘉,這臭丫頭,說誰呢!

    年紀大了?

    我才多大!

    七十都不到,我很老嗎?

    懶得再收拾這個不孝之徒,洪譚恢復了正常,再次看向蘇宇,點點頭道:“很不錯!這么說,入學三個月不到,就修煉到了這地步,很好!”

    畢竟沒經歷過蘇宇從無到有,有些驚訝,倒也不算太過震驚。

    自己又是快跨入日月的強者了,對養性學員,也沒那么震撼。

    再次看了一眼吳嘉,想了想道:“意志力受傷,我看了一下,再過一兩個月大概就沒事了,不過的確耽誤了修煉!”

    想了想,朝吳嘉招招手,吳嘉乖乖走了過去。

    洪譚大手按在她腦袋上,一股強悍的意志力爆發出來,手心處溢出如同月光的光輝,照耀在吳嘉身上。

    片刻后,洪譚收手,吐了口氣,“不算大傷,修養幾天就沒事了!好好修煉,爭取早日進入騰空!”

    此刻的吳嘉,臉se不再慘白,迅速回轉,有些驚喜道:“師祖,您都能治療意志海傷勢了?那以后就不怕受傷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閉嘴!”

    陳永呵斥一聲道:“瞎說什么!你師祖還沒到日月,用日月之輝給你療傷,會耽誤他晉級,還不謝謝師祖!”

    吳嘉急忙道謝!

    洪譚倒是不太在意,擺擺手,嘆氣道:“咱們這一脈,人是越來越少了!好不容易收了倆學生,別真給弄廢了,那就真要斷了傳承了!

    “我回來的時候路過大周府,聽說了,大周那邊已經徹底投降了,多神文一系已經成為歷史!”

    說不出的惋惜!

    大周府那邊,之前多神文一系還是很強的。

    大周府文明師,比大夏府還多,多神文一系強者也不少,可這些年來,陸續隕落,最后一位山海閣老都撐不住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,那位閣老也沒來支援,他不怪他。

    在大周府,面對周破龍,撐了數十年,他能理解對方的難處,比在大夏府難的多,對方能撐到現在,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說起這個,幾人臉se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白楓咬牙道:“遲早讓那周破龍好看!”

    “別說狠話,你能恢復再說!”

    洪譚懶得多說,迅速道:“這次一戰,殺了單天昊,正式撕破臉那是必然的!我又重傷了周明仁,算是徹底撕破最后一層偽裝了!”

    “大家都小心點,沒事別離開學府!”

    “師兄他們現在傷的傷,殘的殘,給我們的支援有限,但是能多一些震懾!”

    “這次交戰,算是給我們爭取了點喘息的空間,主要是師兄出手了,置于明面下,也是好事……”

    之前幾十年,那是擔心被暗中那位無敵襲殺。

    這一次,哪怕打草驚蛇了,其實也算好事。

    起碼也讓那家伙有些投鼠忌器了!

    夏家這次放任,就有點這意思在里面,暗查了幾十年,什么都沒查到,既然如此,那就干脆打草驚蛇,之前大夏王他們的意思,恐怕是暗中排查。

    既然不可行,那就驚動對方,好歹讓對方收斂一點,不敢再貿然出手。

    這倒是有些符合洪譚的預期,還算能接受。

    說著,洪譚看向陳永道:“你師弟很快就要離開,至于我這邊……我接下來恐怕要閉關專心準備破日月關卡,那事情就得靠你了!你不入山海,難以震懾他們!”

    吳嘉小聲道:“師祖,師父沒資源突破,要不您給師父搶一點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洪譚失笑,“倒是護上你師父了!資源?要什么資源?都到了凌云九重了,這么多年,哪還需要什么資源,你師父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陳永輕咳一聲,笑道:“師父,我會盡快突破的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洪譚笑了,“那隨你自己吧!”

    一旁,蘇宇不吭聲。

    這話就有意思了!

    隨陳永自己,自己這師伯,是不是早就可以突破的?

    上次問他,他也沒說太多。

    一直壓制著,是否想多合神竅晉級?

    蘇宇想了想開口道:“師祖,咱們這一次殺了對方兩位山海,而且夏云奇師叔祖他們都有山海戰力,單神文一系還敢為難我們嗎?他們這時候難道還想逼我們?”

    “師祖您也快晉升日月了,他們不要命了?”

    洪譚笑道:“戰力方面,我們倒是不弱!不過……單神文一系強大了這么多年,人多勢眾,你覺得他們甘心讓出現在的權利和地位?動武的,大概他們不敢了,可是在學府,未必事事都需要動武!

    洪譚說著又道:“在學府允許范圍內,壓制我們的生存空間,這是他們一直都在做的!周明仁這人,野心不算大,他這人,最大的目標大概就是獨霸大夏文明學府!

    “另外,他畢竟是周家支脈,能走到這一步,周家沒少扶持他,他也得投桃報李!”

    “所以,該壓制,他必然還會繼續壓制下去的!”

    “之前他想借我之力突破日月,不過顯然是失敗了,主要還是反沖力太大!”

    周明仁想借洪譚突破,結果失敗了,否則昨晚他就該進入日月了。

    換成幾十年前,都到了這地步,周明仁幾乎必晉級。

    幾十年前,其實也不存在什么半步日月。

    能突破就突破了,不能突破其實也修煉不到那個地步。

    蘇宇了然,“那就是說,他們還會壓制我們?”

    “必然的!”

    洪譚笑道:“陪他們斗就是了!別學你師父,這蠢貨,非要找夏玉文交手,不理會他又如何!夏玉文都是凌云了,敢對你出手,真當我們是死人?”

    他還是很不滿白楓這愚蠢的決定!

    弄廢了自己!

    否則,夏玉文找茬試試看,真覺得多神文一系沒強者了?

    他洪譚還沒死呢!

    白楓不以為然道:“我又不怕他!早就想和他交手了!對了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想了想道:“嘉嘉,我在樓上放了一本研究資料,叫《融合系三十六法》你去幫我拿一下……“

    吳嘉一臉奇怪,干嘛讓我去!

    師弟不是在嗎?

    好吧,師叔都說了,她也不多說,點點頭,朝樓上走去。

    等吳嘉上了樓,白楓迅速道:“師父,查一查四周,上次萬天圣那家伙居然在研究所內牽扯走了蘇宇的意志力!”

    洪譚皺眉,很快了然,迅速探查了一下,搖頭道:“沒事,我在這,他不敢竊聽我!這家伙……應該早就進入日月境了,裝山海呢!”

    “我就說!”

    白楓釋然,陳永也點頭道:“我也猜測府長進入了日月,否則上次對付鄭玉明沒那么簡單,看來府長也不隱藏了,不知道日月幾重了!

    “起碼日月三重!”

    洪譚判斷道:“最低都是如此,高的話……日月四五重都正常!大夏府這邊,日月境還是有幾位的,他不到日月,也別想坐穩了這位置!”

    蘇宇這次倒是有些好奇了,小聲道:“師祖,咱們大夏府日月多嗎?”

    “還行!”

    洪譚笑道:“胡德浩,趙瑞,紀鴻,萬天圣……都是。鄭平那老鬼也快了,另外諸天戰場那邊,鎮魔軍將主也是,還有夏家那胖子,吳家那老太婆……”

    大夏府的日月境還是有不少的。

    洪譚簡單列舉了一些,又道:“另外,諸天戰場那邊,應該還有幾位,都是夏家的客卿,不太熟悉,反正也是日月!

    蘇宇點頭,倒是不少,不過說起來,好像也不多。

    大夏府可是最強三大府之一,日月境好像也就這些人。

    洪譚也沒再說,看向白楓道:“有話要說?”

    “嗯!

    他支走了吳嘉,自然是為了說重要的事,解釋了一句道:“師兄,嘉嘉就不用摻和了,免得知道的多了,給她自己惹麻煩!

    陳永點點頭,也沒說什么。

    倒是洪譚,看了一眼蘇宇,再看看白楓,笑了笑,自己這徒弟,對這徒孫倒是挺看重的。

    白楓也不廢話,迅速道:“是這樣的,我還是能恢復的,當然,現在我不確定……”

    他簡單將神文戰技拆分的事情說了一下,又說了一下基點神文補充的事。

    此話一出,洪譚一臉震驚道:“真的可以補充?”

    “應該可以,所以我才拿我自己試試看!”

    而此刻,蘇宇也小小地激動道:“師父,戰技可以拆分嗎?”

    “可以的!”

    白楓點頭,“我給你留下的那些資料,你大概沒看,有簡單的介紹!回頭我再教你,這東西是可以拆分的,上次我不是跟你提過嗎?”

    洪譚眼神雪亮道:“那這么說,任何人都有希望成為多神文一系!如此一來,多神文一些根本不會滅亡!他們那些混蛋,我知道他們的心思,嫉妒我們!可一旦讓他們有辦法轉換成神文戰技……呵,保證都跟孫子似的,巴不得馬上轉換!”

    白楓聽出了意思,問道:“師父,您想傳出去?”

    “當然!”

    洪譚眼神閃爍道:“我讓他們知道,平時怎么壓制多神文一系的,現在就該怎么尷尬,我看他們怎么壓!小子,這方法一傳出去,多神文一系,很快會成為人境文明師主導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怕死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白楓嘆道:“我怕死!師父,我之前也想過,傳播出去!可后來,我又發現了一點東西,我覺得,多神文一系就是一條真正的無敵路!有人在故意壓制我們,是萬族,也有可能是人境內部的一些叛徒,他們在故意壓制我們!”

    白楓嘆息,“我甚至擔心,多神文一系一旦真的再次崛起,50年的一幕會重現!當年那不是意外,就是個局!萬族現在沒對我們大肆動手,是想無聲無息地瓦解我們,可一旦多神文一系傳出這種方法,文明師都成了多神文一系強者,那么……大戰也許很快就爆發了,那種滅族之戰!”

    “嗯!”

    洪譚眼神瞬間變了!

    滅族之戰?

    他皺著眉,“你是不是想多了,滅族之戰,我人境無敵還有多位……”

    “師父,我沒想多!”

    白楓輕聲道:“這東西不宜大肆宣傳,這時候該默默發展,不能到處傳播!我在想一個問題,文明師晉級無敵,到底會發生什么?人族無敵不少,文明師能晉級無敵又怎么了?但是現在種種情況判斷,對方不敢讓我們晉級無敵!”

    這個對方,是萬族,是叛徒,是神魔!

    他們不敢讓人族的文明師走文明師之道晉級無敵!

    至于肉身一道,他們好像不是太在意。

    洪譚皺眉,“你確定多神文一系是一條正確的無敵路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白楓肯定,“不信的話,我到了無敵,您再看看!”

    洪譚都懶得理他,想了想道:“萬族忌憚文明師進入無敵很正常!看你師祖就知道了,日月境,殺無敵!我這么跟你說吧,肉身道的無敵,可以一對一,文明師的無敵,按照目前的情況,同階之下,一打三都不難,一對一,我們穩贏!”

    陳永插話道:“老師,一對一,戰者也不弱吧?”

    戰者,可不是弱者。

    真一對一,還得看各自手段。

    洪譚搖頭道:“錯,戰者是不弱,但肯定不是同階文明師的對手,我是說如果都是多神文一系文明師的話,多神文若是無敵路,那成無敵的當然都是多神文一系強者!”

    他看向白楓道:“你覺得有幾個戰者,能同階擊敗你?”

    “有一個……”

    白楓訕訕。

    洪譚也想起了那人,笑道:“那不一樣,他天賦太高,億萬中出一人,文明師的話,你天賦……自己有點數,光是咱們學府,比得上你的沒有一百也有八十!”

    “可你修煉了多神文一道,所以你才變的強大起來了!”

    白楓的天賦不在修煉上,當然,修煉天賦也很強就是了。

    可白楓這種天賦的,學府還是有一些的。

    至于戰爭學府那位,真正的妖孽天才,萬中無一,吊打白楓三次了,白楓一直沒能翻盤。

    白楓郁悶,扎心了!

    洪譚又道:“反正一旦多神文一系的文明師晉級無敵,那絕對戰力強悍,一個當三個用!神文若是特性多,文明師也很難殺死,戰者無外乎那些手段,滴血重生、粉碎虛空……可文明師,手段太多了!”

    洪譚感慨道:“神文化身,世界投影,復制真身,五行遁法,識海不滅我不滅……隱身、附體、化身千萬……”

    洪譚空中的文明師,好像無所不能。

    白楓咕噥道:“那也得會那些神文啊,也是特例!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不錯,但是保命手段的確比戰者多,這點不容質疑!”

    洪譚說著,又道:“你說你發現多神文一系是進入無敵的唯一道路,怎么說?”

    白楓想了想,開口道:“天賦神文!”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白楓簡單說了幾句,最后道:“我現在還只是理論,沒有成功案例,所以我現在決定把師伯當我首個研究案例來做,另外夏云奇師伯他們也是我的試驗體!”

    白楓樂滋滋道:“其實實驗材料還是很多的,我先試試看,成功了,那咱們再說!不成功的話,我覺得還可以繼續深挖,另外就是蘇宇這家伙……”

    他看了看蘇宇道:“我決定把他當養成材料,先讓他完全勾勒人族神文試試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洪譚一方面震驚于他的想法,一方面又有些無奈,這小子,瞎胡鬧!

    他看了一眼蘇宇,卻見蘇宇一臉憨厚,笑道:“老師說怎樣那就怎樣,我沒意見,都聽老師的!”

    心里卻是樂呵!

    很好,以后我就不用勾勒別的神文了,免得每次還要裝著我能勾勒萬族神文。

    洪譚聞言,心中感慨!

    好學生!

    真聽話!

    “蘇宇,你要想明白了,你老師只是說出了一個理論,沒有任何實際案例能證明這是正確的道路,你天賦很好,一旦走岔了路,那就毀了……”

    洪譚嘆息一聲,為了研究,毀了自己的人可不少。

    多少天才,都這么被毀了。

    自己的師兄,就這么被毀了50年!

    否則,應該已經踏入日月境了!

    蘇宇憨厚道:“師祖,我不怕,師父說沒問題,我相信師父的話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白楓翻白眼,我信了你的鬼!

    你這小子,肯定有秘密!

    不對,這王八蛋,搞不好真的只能勾勒人族神文,上次還騙我說勾勒一枚萬族神文,結果這么多天了,都沒見你勾勒成功。

    萬族神文呢?

    大騙子!

    遲早切開你的意志海,看看到底啥情況,現在順水推舟,順便在你師祖面前裝憨厚,好意思嗎?

    白楓說的事情事關重大,洪譚想了想,點頭道:“可以先嘗試一下,我和你師兄不能現在嘗試,我們還需要高端戰力保持不會發生意外!”

    說罷,迅速道:“白楓的擔憂是有道理的,小永,蘇宇,今天的事,聽過就往,不要再外傳了!”

    說罷看向白楓道:“先用你師伯練練手,夏云奇他們幾位,暫時不要管,他們現在能爆發一定戰力,壓力也不大,別弄廢了神文更麻煩,你師伯……半廢了,隨便試試,問題不大!

    蘇宇心累!

    這一刻,他知道白楓一直想切人的心思從哪來的了,自己師祖言傳身教!

    這叫人話嗎?

    什么叫你師伯半廢了,隨便試,問題不大?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萬古神帝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三寸人間〕〔世子很兇〕〔我的美利堅〕〔我真的不想談戀愛〕〔玩家兇猛〕〔老婆請安分〕〔伏天氏〕〔大周仙吏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 河北快3彩票官网 腾讯分分彩正规吗 重庆时时乐开奖走势图 湖北体彩11选五开奖结果 广州期货配资网 快3甘肃 彩票app下载官网下载最新 快乐10分如何玩分析 山西十一选五走势图前三 最新棋牌评测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