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此情未央此意難忘〕〔首席的掌心至愛〕〔極限警戒〕〔神秘老公惹不起〕〔龍騎士的快樂〕〔夢醒不知愛歡涼〕〔穿過風的間隙〕〔都市最強狂婿〕〔夢醒不知愛歡涼〕〔穿過風的間隙〕〔重生福妻有空間〕〔羽化浮〕〔我的白富美老婆〕〔變異成最強生物的〕〔公子實在太正義了〕〔拯救女神系統〕〔一代天師〕〔重生九零之神醫商〕〔我在盤絲洞養蜘蛛〕〔我有一個搞笑的系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萬族之劫 第325章 不準備講理了(求訂閱月票)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萬族之劫最新章節!

    南元。

    當看到這小城的剎那,蘇宇有些許恍惚走神。

    不過,很快蘇宇就恢復了鎮定,再看這小城,眼底深處不由露出一抹陰郁。

    這地方,不太一樣了。

    身邊,那粗獷漢子,看到了南元小城,也松了口氣,到城內了,那安全性就大增了,接下來就是出貨,麻煩倒是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浪兄,多謝這一路上的護送了!”

    粗獷漢子笑哈哈道:“到了南元,幾乎就沒任何麻煩了,我們盡量在南元出貨!

    蘇宇意外道:“南元?我記得南元不是什么通商點吧,這邊有人收購?”

    “以前沒,現在有了,現在這邊人多!

    粗獷漢子知道他幾年沒出門了,解釋道:“這不是蘇宇的老家嗎?浪兄,我不說你也懂我的意思,夏家一直沒找到蘇宇繼承的遺跡,其他人碰碰運氣,蘇宇本人現在也不敢回來……”

    他笑呵呵道:“來碰運氣的人不少,一來二去的,這里人不少,夏家原本是不給外人來的,后來就有人造謠,說不給外人來,那是不是夏府長藏在這閉關準備證道了,夏家后來就沒反對了,與其偷著來,還不如讓人直接正大光明的來!

    蘇宇淡笑道:“遺跡?蘇宇在這出生,遺跡就在這,不見得吧?”

    “機會比較大,大家都有興趣,那也沒辦法!

    粗獷漢子說了幾句,笑道:“浪兄,要不你也四處轉轉,遺跡肯定中意天才,非天才,我們這些人是沒希望了,浪兄可是天才,希望不小的!

    “天才?呵呵!”

    就在此刻,遠處,一群地龍獸奔馳而來。

    領頭的少年,騎乘著騰空境的一頭猛虎,聽到了兩人對話,蔑笑一聲,也不愿多說,妖獸就要越過他們而走。

    就是隨口那么一說罷了。

    都不屑于理會的。

    騎著奔云馬的,有啥好搭理的。

    他不搭理蘇宇,蘇宇卻是眼神一冷,一個個來我老家找遺跡,我還沒說答應呢!

    這次,本就是出來找點事做的。

    切入點倒是不錯!

    少年剛要越過他,一道劍芒從天而降!

    “大膽!”

    少年身后,一人低喝一聲,噗嗤一聲,那人剛要動作,少年身下,那頭斑斕猛虎噗嗤一聲被斬落了腦袋。

    少年砰地一聲被死去的妖獸帶的跌落在地,砸落在地,急忙翻身騰躍,勉強站住,身前,瞬間多了幾人。

    一位臉上帶著一道疤痕的中年,看向蘇宇,臉色難看道:“閣下何人?膽敢在大夏府境內襲殺日月后裔!”

    蘇宇笑呵呵道:“少給我來這套,你浪爺在外混的時候,什么世面沒見過?”

    蘇宇嗤笑一聲,看向那憤怒看來的少年,玩味道:“小子,哪家的?沒吃過苦頭是吧?半道上亂搭訕,你以為人人都是你爹?都寵著你?小屁孩一個,要不是看在你就說了這么一句,又是在城門口,一劍劈了你腦袋!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擋在前面的中年刀疤男子揮手攔住了少年說話,沉聲道:“是我家少爺魯莽了!可這位公子,一言不發,就殺了我家少爺坐騎,總得留個名姓!”

    “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大明府崔浪!”

    蘇宇一臉笑容,“認識嗎?你們哪家的?說說看,看看浪爺惹不惹得起!”

    “崔浪?”

    中年刀疤男想了一下,很快,微微凝眉道:“浪子劍客崔浪?你……你出來了!”

    蘇宇瞪著眼睛,“怎么,浪爺出來還需要和你稟報不成?別以為你一個凌云就如何!山海日月我見的多了,你這樣的垃圾凌云,想找事,你試試看!”

    城外的動靜,也引起了四周一些人注意,城墻上,此刻也多了一些人。

    那中年,的確是凌云境,不過只是初期。

    此刻,他也知道了面對的是誰。

    浪子劍客,崔浪!

    或者說,花心劍客崔浪。

    這家伙不是戰者,是文明師,非要自己給自己取個稱號為劍客。

    身后,站著一位日月七重的巨頭,大明府牛百道。

    另外,大唐府那位……反正外人不好去說什么,崔浪真要答應入贅,搞不好就又多了一位日月九重的巨頭當靠山,這事沒法說。

    見身后的少年還有些不服不忿,沒聽過這個名字,中年也不意外,崔浪好幾年都沒冒頭了。

    阻止了少年繼續說什么,中年沉聲道:“都是誤會一場!我家少爺也無其他惡意,只是初次出家族,年歲還小,浪兄也不用放在心上,這斑斕虎死了也就死了,浪兄也該解氣了!

    “疤叔!”

    少年有些不樂意,對方殺了我的坐騎,這可是家族花大代價為他馴服的。

    疤叔低沉道:“沒事,都是誤會,少爺以后要慎言!”

    少年有些不忿,不過大概知道遇到了不好惹的,只好壓著怒火沉默了下來。

    蘇宇蔑笑一聲,騎著馬,悠然自得朝前走,“算了,不和小屁孩一般計較!我這人,好說話!換個心眼小的,就你這話,老子現在不出手,等你出城了,四周沒人的時候,暗中干你一票,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!前些年,浪爺浪蕩江湖,這種事見多了!”

    “多少大家族的天才,驕子,覺得自己了不起,不經歷社會毒打,那死的叫一個凄慘,浪爺也是險死還生,好多次之后才明白一個道理,出門,遇到難惹的,裝孫子,遇到惹你的,干他大爺的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疤叔沒吭聲,那少年一臉怒火,卻也沒再說話。

    蘇宇身邊,粗獷中年幾人也是沉默,押送著貨物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遇到這種事,最好別摻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墻上。

    此刻,也有不少人。

    昔日的南元城,騰空就那么幾位,也是最強者,而今的南元城,幾個月不到的時間,變化極大,此刻,城墻上連山海都有。

    城外的喧鬧,大家也看到了,聽到了。

    有人低聲笑道:“是崔浪那家伙!”

    “誰?”

    有人不認識,打聽了一下,很快也知道了。

    原來如此!

    睡了一位日月九重的孫女,還能在外逍遙沒啥事的,其他的就不用多說了。

    “那幾個家伙是誰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大元府郝家的人!”

    “郝家?日月家族……郝家……我想起來了,大元府監天署的那位是吧?他家也來人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支脈吧,不是支脈,多少有位山海護道,應該是支脈的人!

    “支脈……那的確得忍著,嫡系還好,支脈的話,惹上崔浪沒啥好結果!

    崔浪的崔家沒啥強者,但是背后有日月巨頭,還是兩位,都是日月高重。

    你是日月的嫡系,那還能碰碰。

    支脈就算了!

    實力不如人,那得忍著。

    “崔浪這家伙,實力不弱啊,騰空六重的虎妖,一劍就給斬了!”

    “這家伙早幾年就是騰空八重還是九重了,現在搞不好快凌云了,或者已經凌云了,殺一頭騰空六重的妖族還不簡單?”

    “這家伙怎么也跑來了?”

    “誰知道呢,大唐府那位閉關了,他大概出來放松的吧!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低聲議論著,而城池下,蘇宇騎馬趕到,看了看城墻,心中抑郁,強者不少啊。

    面上卻是帶著笑容,“喲,這里這么多朋友在!”

    說著,隨便招呼著笑道:“那……那是王兄吧?還記得昔日一起在大宋府白嫖的日子嗎?哎,往事如煙……”

    被他指到的一位青年,臉色一變,無語道:“崔兄,我倆就見過一次,一面之緣,可沒有你說的這些事,你認錯人了,我也不姓王!”

    有人笑道:“姓王,不會是大宋府的王啟吧?浪兄,你幾年沒出來,都忘了姓名了吧!

    蘇宇哈哈笑道:“隨意了!名姓不過一稱呼,隨便喊,萍水相逢,相逢何必曾相識!諸位,都是來這找蘇宇那個遺跡的?有發現嗎?帶我玩一個如何?放心,發現了我也不搶,我看看遺跡里有沒有活著的古美人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無言!

    你真敢說!

    蘇宇腳下一點,踏空而上,直接飛上了城墻,左右看了看,笑道:“奇怪了,夏家不管我們這些外來人了?隨便上城墻參觀?”

    說著,看向剛剛他喊王兄的那青年,笑道:“王兄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姓黃!”

    “哦哦哦,黃兄!”蘇宇笑哈哈道:“黃就黃吧,都一樣!黃兄,怎么沒大夏府的強者在?”

    起碼沒看到軍方的強者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兵士在,都是騰空之下,也不吭聲,守衛在四周。

    他飛上來,也沒人管他。

    這擱在以前,那是行不通的。

    那青年無奈,只好解釋道:“南元這邊實力不強,也難抽調兵力過來的,大夏府的意思是,別找麻煩,別騷擾民眾,那就隨意一些。至于騷擾到了民眾,干擾到了南元日常運轉,自然會有人來找你!

    “原來如此!”

    蘇宇點頭,笑道:“我就說,我剛剛干掉了一頭妖獸,居然沒人說話,大夏府是不是也說了,外來人自己互相廝殺,他們也不管?”

    “浪兄還真夠了解的!”

    那青年也是笑道:“就是這樣的,夏侯爺的命令,外來人的安危,概不負責!不過打壞了地方,打壞了東西,百倍賠償,賠錢了,那他不管你,你有本事,那隨意你怎么弄!”

    “是夏侯爺的性格!”

    蘇宇笑呵呵地點頭,看向城墻下剛過來的那群人,抱著胳膊笑道:“這小子,居然敢侮辱我,之前我還擔心麻煩,嘿嘿……這小子,哪家的人?實力不夠的話,回頭弄死他算了!

    “浪兄!”

    有人插話道:“大元府日月家族郝家的人,一點小事,就別折騰了,小孩子,還是養性,剛出門,和這小子計較什么!

    蘇宇笑哈哈的,也沒說啥,下方,那凌云境的刀疤臉也聽到了這話,微微蹙眉,朝城墻上拱手道:“崔兄,都是誤會一場,小孩子出口不遜,回去后,我自會請家主教訓,崔兄何必嚇唬孩子……”

    蘇宇笑瞇瞇道:“開個玩笑,別當真!小孩子這么可愛,我哪舍得殺人!我崔浪行走江湖這么多年,25歲浪到了現在,也快10年了,我殺的人,也就那么一丟丟,哪能隨便殺人,不是開玩笑嗎?”

    中年刀疤心中無奈,真的麻煩。

    剛到南元,就遇到了這么個家伙。

    大概是這幾年被憋瘋了,找人發泄火氣呢。

    “崔兄見諒了,今晚,我會攜少爺拜訪崔兄,還請崔兄賞臉!”

    蘇宇笑哈哈道:“算了,就沖這位老哥,一點小事,沒什么!大家都是出來混的,互相給個面子,記住話不能亂說就行,你看我,遇到了無敵后裔,那我也得裝孫子,遇到了日月后裔……大家剛一剛好了,大不了老子去投奔大唐府嘛!”

    艸!

    有人心中暗罵,你不是不愿意嗎?

    現在想著要去投奔大唐府了?

    吃軟飯的混蛋!

    無恥嘴臉!

    不過他這么一說,眾人也很無奈,人家真去投奔大唐府了,一般日月家族的家伙,還真不一定剛的過他。

    蘇宇笑了笑,邁步走下城墻,邊走邊道:“四處看看,這要是撈到了遺跡,那就發財了!對了,城主府怎么走?去找城主聊聊天,還有,蘇宇老師除了柳文彥執教,還有別的親人在嗎?我也是大明府的,一家人,我去拜訪一下!

    “王……黃兄,要不你跟我一起,然后順便去蘇宇家看看?知道他家在哪嗎?”

    那青年,臉色微微一變,很快道:“我陪你一起去!”

    去蘇宇家看看!

    這地方,可不好說。

    崔浪真夠浪的!

    一來就要去蘇宇家。

    他急忙跟上了蘇宇,不管其他人的臉色如何,迅速跟上道:“浪兄,我比你早來幾日,還真有些了解,蘇宇還有幾位老師在這,包括南元中等學府的府長,不過對方有大夏府公職,我們也不好接觸!

    說罷,又道:“至于蘇宇家,外面有龍武衛的人在,也不好亂闖……”

    蘇宇笑道:“沒事,我便宜老師是牛府長,蘇宇和我老師關系不錯,我呢,也算是他師兄,自家人,自家人看看我兄弟的房子,沒啥事!咱找遺跡,正大光明,又不是做賊,是吧?蘇宇自己也不記得遺跡在哪了,特意讓我來找的,你覺得這個話有毛病不?”

    后方的人聽到這些話,都是無語,夠無恥的!

    崔浪,還是這鳥樣。

    崔浪都未必見過蘇宇,這就成了你兄弟了,以崔浪的層次,在大明府,可能見過蘇宇,可要說交情好,那純粹扯淡了。

    誰不知道,蘇宇在大明府,結交的幾乎都是山海日月強者,府主的座上賓,大明府對蘇宇看的很重,蘇宇哪有時間理會崔浪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城主府。

    城主還是吳文海。

    不過如今的吳文海,顯得有些蒼老了。

    看到蘇宇的時候,吳文海也很平靜,作為大夏府的城主,他實力是弱,可地位不低,哪怕南元很弱小。

    見蘇宇,或者說崔浪,只是因為對方來自大明府,畢業于大明文明學府,是牛百道的記名弟子。

    見了面,吳文海也不客氣,直接道:“崔兄要是來找遺跡的,那隨意,不要打擾到其他人就行!至于其他的,要是知道什么,也沒你們的份,早就被大夏府取走了!見崔兄,就是問問,蘇宇在大明府還好吧?”

    蘇宇笑道:“好著呢,就是受傷了,我走的時候,他跑去我老師的地盤閉關了,臨走的時候,他還囑咐我,去他家看看,幫他收拾一下衛生,城主,我能去看看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吳文海懷疑地看了他一眼,半晌,沉聲道:“你確定?”

    “咳咳……確定,確定!”

    蘇宇干笑一聲,那態度,一看就不真。

    吳文海微微凝眉道:“你說蘇宇讓你去的,那你要去可以,后果自負!你既然認識蘇宇,也當知道,蘇宇并非那種大度之人,你若是假借他名,擅闖私宅,其他的我也不多說,自己衡量吧!”

    蘇宇干笑道:“當然當然,沒事的,我老師和他關系好著呢,我真的去幫他打掃打掃衛生,這都多久沒住人了,家里肯定落灰了是吧?”

    身旁,那黃姓青年也是佩服,睜眼說瞎話說到你這地步,也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吳文海沒興趣和他多聊,又問了幾句蘇宇的事,擺擺手,直接打發了蘇宇。

    等到蘇宇要離開的時候,吳文海淡漠道:“在南元,畢竟是大夏府的地盤,諸位還是守點規矩,真鬧出了什么不愉快,誰也不愿意!”

    “一定一定!”

    蘇宇笑呵呵的應了一聲,等出了城主府,就笑哈哈道:“走,去蘇宇家!”

    “浪兄,真的去?”

    “當然!不過……你就算了,我可沒邀請你去啊,你去,蘇宇以后找麻煩,跟我無關,我只負責自保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黃姓青年無言,郁悶道:“你之前可不是這么說的!”

    之前說好了帶我一起去的!

    “哈哈,開玩笑,要一起去也行,反正我認真的,蘇宇真找茬,我又不怕,就是去他家看看,打掃一下衛生,我老師和他熟悉啊,你又不熟悉……”

    黃姓青年有些躊躇,半晌才道:“那你進去吧,我在外面等你,浪兄,真發現了什么,記得兄弟啊!

    “當然!”

    蘇宇笑呵呵地,已經走到了自家小區門口。

    此刻,這小區,門口駐扎著龍武衛。

    守小區的不是別人,也是老熟人夏兵。

    以前駐南元的龍武衛什長,如今已經到了騰空四重,實力倒是進步了不少,不過和這些外來者比,還是弱小了許多。

    看到蘇宇和黃姓青年,夏兵凝眉看著兩人,幾位龍武衛兵士也虎視眈眈地看著他們,這倆一看就是外來戶。

    有出門的小區居民,掃了兩人一眼,有老人罵罵咧咧道:“他么的,什么鳥人都往我們這跑,蘇家那小子,哪天神功大成回來了,全都拉到萬族坑砍了腦袋!”

    脾氣倒是火爆!

    沒辦法,大夏府一些平民,實力也許弱,脾氣那是真不弱。

    退伍軍士較多,殺戮多年,又在大夏府的地盤上,哪會怕他們。

    這還不算,蘇宇微微一怔,忽然被黃姓青年拉開了。

    一個老頭,斷了一條胳膊,朝他撞來,蘇宇被拉開,老頭倒是撞了個空。

    斷臂的老頭有些郁悶,瞪了一眼黃姓青年,罵罵咧咧地,“艸,欺負人,撞老子……”

    說著,就走了。

    蘇宇微微走神,黃姓青年傳音道:“小心點,這地方的人比較敵視我們,大夏府的意思是,別騷擾他們,不許動他們,撞你……你倒是沒事,你把他撞死了,你也死定了,日月后裔也不行,這些老頭老太太,比較坑,都挺狠的,前些天,一個騎乘妖獸的家伙,沒注意,一個老頭自己撞上去了,被妖獸撞死了,結果那家伙被抓了砍了腦袋……”

    蘇宇心中微震。

    死了人了?

    也是,南元人,還是很兇悍的。

    城池小,很多人其實都很熟悉。

    蘇宇還好,他就認識一些身邊人,可他父親蘇龍,認識的人就多了,在南元,提起蘇龍,幾乎沒有不認識的。

    而今,他的兒子好像得到了什么了不起的東西,結果被迫害了,被趕走了,還有外來的混蛋要奪取蘇宇的東西,在南元人看來,那就是進門的強盜。

    大夏府不殺他們,南元人都要找機會干掉他們。

    用老頭老太太的命,換幾個強者,換幾個天才,給大夏府遞刀子……這事大家熟練。

    蘇宇沉默了一會,笑道:“照你這意思,南元人夠狠的!”

    “你說呢?”

    黃姓青年郁悶道:“剛來這的,有些不清楚情況,有些人看這些人往身上撞,嘿嘿……你知道后果如何了?反正在這,小心點,再怎么說,也是大夏府的地盤,你不惹事就算了,惹事,大夏府也不介意殺幾個殺雞儆猴一下!

    他說的話,站的角度是外來人。

    而蘇宇,只知道,南元有人死了。

    因他而死。

    是的,甭管這些南元人年紀多大了,實力多弱小,甭管是不是來自南元人的驕傲,對方都是因他而死。

    有人死了!

    這一刻,蘇宇心里有些復雜。

    他其實不在意這些家伙來搜索,他自己都不知道南元有沒有遺跡,他剛回來,只是想看看自己的家,看看自己的熟人。

    而今,卻是聽到有人為他而死,這一刻……他忽然很痛恨這些外來的家伙。

    在南元人看來,這些人就是強盜!

    我自家的東西,你們憑什么來搜索,來尋找,來搶奪?

    至于外來者,也許覺得,這遺跡,又不是指定了就是誰的,蘇宇能繼承,我們為什么不能?

    上古人族留下的,又不是你家的!

    雙方,站的角度不同,想法不一樣。

    蘇宇,并未再去想什么,此刻,恢復了笑容,看向夏兵道:“這位長官,我是蘇宇的朋友,城主大人已經答應了,讓我去他家看看,長官放行吧!”

    夏兵冷冷地掃了他一眼,很快,低沉道:“大明府崔浪?你可以進去,黃鶴,你不能進!”

    黃姓青年微微一滯,有些無語,算了,不進就不進好了。

    蘇宇笑了笑,邁步朝小區走去。

    邊走邊道:“是哪一棟,哪一間……”

    夏兵不語,黃鶴倒是知道,連忙喊道:“4棟,302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!”

    蘇宇踏步走入,小區中,一些大爺大媽,原本有些人在閑聊,等看到蘇宇,紛紛冷著臉看著他。

    蘇宇笑呵呵的,也不在意。

    等到了自家樓下,笑容依舊,心中卻是有些憤怒。

    我家,來人了!

    有人在里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樓,門半開著。

    蘇宇笑哈哈道:“有人先我一步來了?”

    很快,屋中幾人朝他看來。

    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蘇宇不認識幾人,沒看到熟人,但是其中有一位應該是大夏府官方的人,見到蘇宇來了,也奇怪,“你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大明府崔浪!”

    蘇宇笑了笑,朝屋內看了一眼,笑瞇瞇道:“亂成這樣了,我說你們真是的,這可是我兄弟蘇宇的家,我是來打掃衛生的,你們搞成了這樣,我很難交代的!

    “蘇宇?”

    幾人看向他,有年輕人,也有中年,那官方人員也不知道具體什么情況,聞言開口道:“崔浪……你認識蘇宇?”

    “咳咳,你就當認識,朋友,朋友!”

    屋中,加上這人,除去蘇宇,總共5人,另外四人,兩男兩女,一位中年男性和一位中年女性,另外兩個都是年輕人,也是男女搭配。

    崔浪……那年輕男子好像想起來了,笑道:“崔浪……我記起來了,大唐府上任育強署長……是吧!”

    他這么一說,其他幾人倒是也都記起了崔浪是誰。

    蘇宇笑呵呵道:“喲,我名氣看來真不小,幾位是?”

    “求索學院周紅波!”

    “戰神學院劉涵!”

    “喲,兩大圣地的人,失敬了!”

    蘇宇拱拱手,進門,四處查看了一下,客廳中,沙發已經破損。

    廚房中,碗碟碎了不少。

    走到臥室看了看……蘇宇壓下了心中的怒火,蹲下身子,將一個相框撿了起來,那是他和父親的合影,蘇宇面上帶著笑容,側頭道:“這里被搶劫了?怎么弄成這樣子了?”

    那大夏府的官方人員嘆道:“前些時日,有人引走了駐守強者,這里被人潛入了!

    說罷,笑道:“這地方其實沒什么,真要有,早就被人發現了,我說了你們還不信,現在也看到了,當日有強者潛入,也沒發現什么!

    蘇宇不等他們開口,笑呵呵道:“幾位,這可是私宅,我兄弟蘇宇的地盤,你們就這么闖進來了?大夏府這邊隨便帶人闖入別人家里?”

    那官方之人,聳聳肩,笑了笑沒說話。

    兩大圣地的人,不好攔。

    那青年周紅波淡笑道:“崔兄誤會了,我們只是來追查一下,看看能否查出,是誰潛入了這里,看看能否找到那人,蘇宇家中失竊,我們來幫忙查案罷了!

    蘇宇點頭,“原來如此,查到了嗎?”

    “那倒沒有,來人實力不弱……”

    “兩大圣地這點本事都沒?”

    蘇宇笑道:“真高估你們了!”

    周紅波也不生氣,笑道:“沒那么容易的,能引走駐守者,之后潛入,實力恐怕有日月了,哪有那么簡單!”

    “那倒也是!”

    蘇宇起身,看了看房間,再看看破敗的樣子,笑了笑。

    我美好的青春!

    我上次回來,家中一切完好,今日再回來……一切都變了。

    父親若是回來了,恐怕都快認不出這屋子還是自己家了。

    小時候愛玩鬧,弄的家里臟兮兮的,老爹虎背熊腰的塊頭,還得趴地上好好擦地,愛惜的不行,生怕哪里臟了沒打掃干凈。

    那件用了三年又三年的圍裙,此刻被丟在了地上,如同破布。

    將相框放在了床頭柜上,那周紅波也看到了,笑道:“孫署長,我們可以找蘇龍談談嗎?”

    那被稱為孫署長的中年,搖頭道:“那不行,蘇龍在軍中服役,外人不能見!”

    “太遺憾了!”

    青年看向身邊的中年,中年男子低沉道:“蘇龍不是被安排到了后方大本營區域嗎?也許可以找他談談!南元是否有遺跡,我覺得還是趁早找出來為好,現在鬧的人心紛亂,不少人都盯著這邊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得請示侯爺!”

    孫署長笑道:“看看屋子還行,去找蘇龍……這個我可做不了主,得侯爺答應!

    幾人皺眉,找夏侯爺,那很麻煩的。

    蘇宇笑道:“幾位,你們看也看完了,甭管我是不是蘇宇朋友,我好歹借口是來打掃衛生的,你們幾位讓讓,我來打掃一下衛生,下次遇到了蘇宇,還能找個借口,套套近乎,你們幾位別擋著了!

    幾人都看向他,很快,周紅波笑道:“那崔兄打掃衛生吧,我們也不打擾了!”

    看也看了,再留也沒意義。

    幾人笑了笑,都很快離去。

    蘇宇等他們走了,笑容依舊,意志力波動,開始打掃起了衛生,一如既往的笑容滿面,哼著小曲,心情愉悅。

    許久,再次走到臥室,將相框上的灰塵擦去,腳印擦去。

    收集了所有的腳印,所有的灰塵,所有的氣息……

    我家,不是隨便來的。

    來就來了,還弄的我家跟垃圾堆一樣,真的不合適。

    弄就弄了,我父親和我的合影,你們還要踩幾腳……眼睛都瞎了嗎?

    走到窗邊,看了一眼樓下離開的幾人,蘇宇露出一抹笑容。

    兩大圣地也來興趣了?

    大夏府帶人來參觀我家,收費了嗎?

    這孫署長是誰?

    帶人來,是自己的意思,還是夏小二的意思?

    我家……就這么隨便能進的?

    都不用問問主人的?

    主人可都沒死呢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樓下,周紅波回頭看了一眼,看到了窗戶邊的蘇宇,蘇宇朝他擺擺手,一臉的笑容。

    周紅波笑了笑,傳音道:“老師,這崔浪,和蘇宇有關系嗎?”

    “他是牛百道的記名弟子,可能見過蘇宇,關系……能有什么關系?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不以為然,崔浪說朋友,你還真信他。

    那家伙,一聽就是滿口胡言,沒一句真話。

    周紅波點點頭,沒再問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房間中,蘇宇打掃好了衛生,笑了笑,將一個小灰塵團捏在了手中,下一刻,腦海中傳音道:“吃了它,給我辨別一下味道!”

    “不要……”

    小毛球是強烈拒絕的!

    不要!

    這個不能吃!

    臟兮兮的!

    “吃了,我回頭給你弄好吃的,快點,不然你以后沒吃的了!”

    小毛球抗拒無比,委屈的不行,欲哭無淚。

    真的不能吃!

    太難聞了!

    可是……香香的好像很生氣,此刻,意志海都在翻滾,小毛球盡管抗拒無比,可寄人籬下……好吧,只能吃了。

    蘇宇手中的灰塵團,很快消失不見。

    意志海中,小毛球干嘔了幾聲。

    真惡心!

    想吐了!

    “下次遇到,能辨別出味道嗎?”

    “吃神文……進意志!拍鼙鎰e!

    “那就好!”

    蘇宇沒說什么,遲早會有這個機會的,誰來了我家,誰破壞了我家,誰踩了我和父親的合影,我不管是為了什么,咱們會好好說道說道的!

    這一次出來,本就沒準備干好事。

    南元,也許便是第一個突破口。

    這年頭,講理有啥用。

    講理,這是我家,我不允許,誰也不許來,而今,不照樣成了公廁,想來的,他都能來。

    所以……還是不講理好了。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萬族之劫〕〔萬古神帝〕〔我的美利堅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戰國萬人敵〕〔漢闕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天國的水晶宮〕〔玩家兇猛〕〔飼養全人類〕〔三寸人間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〕〔世子很兇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 上海时时乐计划胆码 吉林快3什么时候开始 江西多乐彩彩经网 股票行情素材 哪个彩票平台有青海快三 辽宁快乐12一定牛 汇盈盘配资 甘肃十一选五手机版 河南今天11选5走势图 山东11选5遗漏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