剛剛更新: 〔我一鏟子下去可能〕〔道門女名士〕〔天價婚姻之豪門總〕〔環球封神〕〔劍翁〕〔璀璨人生葉辰〕〔開局簽到就是首富〕〔李逵的逆襲之路〕〔快穿之總有人想阻〕〔搶救大明朝〕〔我家夫人是隱藏大〕〔重生六零幸福攻略〕〔無敵師叔祖〕〔他的小祖宗恃寵生〕〔從斗羅開始征戰萬〕〔農家科舉之路〕〔西游:從天馬開始〕〔我們野怪不想死〕〔大佬退休之后〕〔摘仙令
肇慶書院      小說目錄      搜索
萬族之劫 第338章 投票玄機(萬更求訂閱)
    . ,最快更新萬族之劫最新章節!

    投票!

    此時此刻,大殿中氣氛冷清的嚇人。

    元慶東這些人,這一刻也是個個變色,他們作為圣地代表,也拿了一個玉符,怎么投?

    作為始作俑者的夏侯爺,以及推波助瀾的滅蠶王,此刻都沒事人似的。

    夏侯爺面帶笑容,把玩著玉符,一臉的無所謂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鑄兵師區域。

    趙天兵臉色也是凝重無比,幾位地階鑄兵師迅速傳音:“怎么辦?”

    夏侯爺說著簡單!

    投一,夏家不滿。

    投二,惹怒八大家。

    投三,和稀泥。

    趙天兵迅速傳音道:“胡前輩,你說怎么選?我們代表不了天鑄王!”

    胡琪淡淡道:“可以代表鑄兵師,大半的鑄兵師,人境地階鑄兵師50多人,今日到場的大概六分之一,不過誰都有幾位知己好友,我們這些人的態度,代表人境鑄兵師一系的態度,至于是不是天鑄王的態度,不重要!戰爭一起,需要兵器的,大多不是頂級強者!”

    “戰爭!”

    幾人心中震動。

    趙天兵迅速看向胡琪,一臉的凝重。

    側頭,再看那邊笑瞇瞇的夏侯爺,臉色更加凝重了。

    就在此刻,大門處,暗影出現。

    一道人影覆蓋了光影。

    一人走入,淡淡道:“我看,還是投1最好,其實沒什么好選擇的,人是陳永殺的,這一點,大家何必揣著明白當糊涂!八大家是否勾結萬族教,大家也心知肚明!萬族教,還沒資格讓八大家勾結!”

    來人龍行虎步,氣勢逼人。

    這一刻,有人認出了他。

    一位氣勢強大的老人!

    日月八重境!

    求索境,八大家八位家主之一,周家次子,大周王的兒子,周破天的弟弟,周破沖。

    老人邁入大殿,微微躬身,對三大無敵施禮。

    這一刻,不復往日的低調沉寂,而是氣勢張揚。

    大漢王嘆息一聲,閉目不語。

    滅蠶王笑瞇瞇道:“破沖,你父親讓你來的?”

    “不,我只代表求索圣地!”

    滅蠶王笑了,“有趣,求索境……你能代表了?”

    周破沖看向滅蠶王,平靜道:“求索境,八大家執掌,既然天下不認圣地為圣地,那圣地便是八大家的圣地,我代表圣地,掌境八家都沒意見!”

    滅蠶王再次笑道:“隨你們,我不摻和!

    “多謝滅蠶王!”

    周破沖微微躬身,環顧四周,淡漠道:“陳永殺戮軍方將領,殺戮四方,罪不可赦!明擺著的事,非要弄的那么復雜,封奇自己認罪,已是罪人,既如此,還需要公投?”

    他看向所有人,清冷道:“另外,陳永已然入魔,既入魔,那就當殺!”

    那邊,洪譚站起,看向他,冷冷道:“周破沖,你說了算?”

    “我說了算!”

    周破沖看著他,“我代表求索境,求索圣地!文明學府閣老,也歸求索境來管!他犯錯,求索境有資格去管,有理由去管!洪譚,不要一錯再錯!”

    洪譚氣血沸騰,看著他,眼神愈加森然,“周破沖,我一錯再錯?你不要一錯再錯!人善被人欺!欺負我們一脈,欺負習慣了,真以為成了理所當然?”

    洪譚眼神森寒,“我這一脈,為天下,為人境,為了所有人,付出了多少!別人不知,你能不知?你非要和我撕破臉,真覺得你能代表天下人?”

    周破沖冷漠道:“付出?天下人都在付出!洪譚,別把自己說的太高尚,你師父證道,強行證道,造成了多大過錯,多大損失!50多年前的事,非要拉出來說個明明白白清清楚楚?這些年,你們遭到了什么待遇,都是葉霸天自己造成的惡果!”

    “惡果?”

    洪譚氣勢大爆,冷喝道:“惡果?你將之稱之為惡果?沒有那一次變故,輪得到你們安心發展50年?50年來,我們一脈,任人宰割,為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洪譚暴怒,冷冷道:“我們不欠你們的!昔年無敵隕落之情,也已還清,周破龍都已經放下,你算哪顆蔥?你爹為了我師父死了嗎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混賬!”

    周破沖低喝一聲,眼中寒光閃爍,“洪譚,你想好了再說話!三大無敵在此,你在辱罵一位開府之王!昔年開府,救億萬人于水火,你在辱罵人境第一文明師,洪譚,你想找死?”

    洪譚文兵呈現,劍盾齊出,看著他,“你想殺我?盡管來!周破沖,憑你這廢物,也想殺我?幾十年來,你還是如此廢物,昔年被我師父一斧劈成狗一樣的東西,今日倒是猖狂起來了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周破沖大怒,就在此刻,滅蠶王笑道:“好了,干嘛呢!你倆演戲也演夠了,該投票投票,想單挑,等投票結束再來,等我們走了,打死一個少一個,別在我們面前來這套!”

    滅蠶王一臉的玩味,“斗了這么些年,玩的不盡興是吧?以后,有你們玩的!”

    說罷,淡淡道:“大家都想好了投票,至于其他的,我不多說了!”

    周破沖沉默了下來,那邊,洪譚也偃旗息鼓了,在無敵面前斗生死,開個玩笑罷了,哪能斗起來。

    不過,沉默了一陣,周破沖忽然道:“哪怕兇手真的是陳永,可以饒陳永不死,發配至先鋒營,先鋒作戰,每戰必先!”

    他看向所有人,一字一頓道:“前線已經開始爆發小規模亂戰,神魔先鋒軍已然抵達東部戰區,仙界大開,仙界十八派聯軍已經出動!陳兵北部防線!”

    “中部混亂之地,妖族聯軍出動,威逼西部防線!”

    “龍族讓人境交出所有俘虜之龍族,趁火打劫,落井下石!”

    “三十二界小域聯盟,讓人族退出占據小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破沖一字一頓,將前線戰報全部說出,說完,激昂道:“大亂將至!萬族暴動,萬界動蕩!諸位,此刻,人境還能亂嗎?為了陳永?為了封奇?要亂我人境?”

    他看向夏侯爺,聲音宏大道:“夏龍武即將證道,按照目前局勢來看,必死無疑!唯一的生機,我想,侯爺知道是什么!”

    往日不好說出口的一些事,今日都被說的有些通透了!

    夏侯爺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周破沖喝道:“非要自己葬送自己的前程嗎?人境有能力破萬族聯盟嗎?這是劫!生死大劫!超過四百年前的大劫!”

    人心震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鑄兵區。

    這一刻,蘇宇有些聽懂了,以往一些不太理解的東西,他都聽懂了。

    這是劫!

    人境的劫!

    而有些人,就是用來化劫的。

    有些人,注定就是拿來犧牲的,注定就是用來拖延時間的,為了人境,為了天下,為了蒼生!

    幾個人,換蒼生百年。

    值得嗎?

    值得!

    這一刻,蘇宇想到了昔日白楓問他的一個問題,夏玉文在戰場上殺敵,用普通軍士釣對方凌云,是對是錯?

    殺一個凌云,不比百名普通軍士要強?

    當日,蘇宇一開始沒說什么,心中隱約有些感覺,和我有啥關系,其實……也沒什么嘛。

    后來,白楓又問,那軍士當中,有你父親呢?

    蘇宇說,夏玉文該殺!

    今日,同樣的局面。

    犧牲幾個人,換人境百年平安,值得嗎?

    也許……值得吧!

    可當那幾個人,是你的師父,你的師伯,你的師祖……值得嗎?

    該殺!

    提出這想法的人,都該殺!

    很雙標的想法,可這是事實。

    若是這幾個人是別人,事不關己,和平百年,我自證道,跟我有啥關系。

    然而,這幾個人,不是別人。

    這一刻,蘇宇也看向所有人,心中輕嘆一聲,怪得了誰?

    就在剛剛,他自己都在想,這幾人若不是自己的師長,自己還會那么堅持嗎?

    他自己都不堅定!

    何求其他人堅定!

    “多神文……大夏府的多神文,不是天下的多神文!”

    此時此刻,蘇宇大徹大悟!

    我,想太多了。

    我總覺得,無敵都是傻子,萬族如此忌憚多神文,你們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嗎?

    現在,很多東西在告訴自己,他們知道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,你們代表不了天下的多神文一系。

    也許……在天下人看來,你們只是異類。

    眼中劫氣一閃而逝,“劫”字神文隱約要晉級了,四階,可能會成為第一枚四階神文。

    他看向場中的白楓,看向洪譚……

    最后,看向夏侯爺。

    苦澀!

    這一刻,他總算看清楚了太多東西,果然,真到了這一刻,才能分清一些東西,夏家,還是站在多神文這一邊的……

    他剛想著,夏侯爺忽然道:“夏家不想摻和太多,但是,有些事我要說清楚,龍武證道是大事,現在,一切以龍武證道為主,其他的,大家也不要太過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蘇宇怔神,恍惚,夏小二什么意思?

    還沒開始,你就要退出了嗎?

    身旁,有人暗暗踢了他一腳,蘇宇側頭,夏虎尤面帶笑容,傳音道:“夏家的刀,有些鈍了,鈍刀不傷人,不傷人的刀,大家敢來摸,敢來看,現在開鋒,太利了,大家不敢看了……”

    蘇宇看著他,沒有說話。

    夏虎尤又笑瞇瞇地看著他,再次傳音道:“跟你說個故事,有一頭老虎,壯年的時候,兇殘無比,大家都怕它,不敢招惹它,離的它遠遠的!后來,這老虎有點老了,爪子脫落了,牙齒也掉了,可虎威還在,有人想打它,老虎張牙舞爪……又把人嚇跑了!”

    “有一天,來了一個獵人,膽子很大,覺得老虎老了,想試探一下,老虎張牙舞爪了一陣,忽然氣喘吁吁地告訴獵人,你別惹我,我還沒老,我還能咬死人……崔兄,你覺得獵人是離開,還是會打虎?”

    蘇宇沉默一會,傳音道:“打虎!”

    “對,但是獵人還有點怕,所以喊了周邊十來個獵人一起,那老虎又張牙舞爪一陣,氣喘吁吁地告訴大家,別惹我,我很難惹的,你是獵人,你怎么想?”

    蘇宇想了想,傳音道:“虛張聲勢!這虎,不行了!一起上,打死這虎,分了虎肉!”

    夏虎尤齜牙,再次傳音:“對,虛張聲勢的虎!所以大家都敢上了,你說,要是這虎一直不吭聲,就這么冷冷看著你,你敢上嗎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“對啊,所以這虎肯定要發聲,要虛張聲勢,要恫嚇,這樣,大家才敢上去打死它!”

    夏虎尤笑容燦爛,再次傳音:“當然,這虎還沒到徹底死的時候,它還守著一樣寶物,所以你要是獵人,你這時候該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圍觀,不走,等待,等其他獵人到了,最好有人先試探一下,若是真的外強中干,并肩子上,打死這虎,瓜分虎肉,分了寶物!”

    夏虎尤繼續道:“那時候,獵人多不多?”

    “不少,想打虎的大概都會來!”

    “那你說,那虎要是臨死之前,爪子和牙齒忽然都長出來了,那結果如何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蘇宇輕嘆一聲,吐了口氣,沒再說話,這一刻,夏家想做什么,他徹底明白了!

    這虎,就是夏家。

    虛張聲勢,恫嚇,威脅,就是不敢出手,等待獵人來圍捕,等獵人到齊了,這虎,臨死一擊,殺光那些獵人,也許小虎還能存活,也許那守護的寶物還能存在留下。

    此刻,徹底懂了。

    徹底明白了,為何夏家一次次地看起來兇狠,實際上卻是每次淺嘗輒止。

    夏家在告訴別人,其實……我虛弱了。

    這也是釣魚。

    魚線,一張一弛。

    老釣手了!

    新手只喜歡直接拖拽,最后鉤斷了,線斷了,桿沒了,啥也沒撈著。

    老釣手很有耐心,他們可以張弛有道,時而松一下線,讓你咬的更緊。

    而今,魚上鉤了。

    但是,咬鉤咬的還不緊!

    而且,這釣手想釣周圍所有的魚,那得更有耐心,最好等所有的魚全部咬鉤,再去收桿。

    就怕,這線、這鉤、這桿……撐不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蘇宇陷入了沉思中。

    而場中,夏侯爺威脅了一句,有些色厲內荏的味道,有些虛弱的感覺。

    威脅完了,夏侯爺不耐煩道:“不管如何,這是大夏府,封奇是大夏府的人,我希望諸位三思!另外,陳永不是罪人,不是罪犯,周破沖,不要一口一個陳永如何!就這么說吧,大家投票,別耽誤時間了!”

    說完,他直接在玉符上刻下了一個字,沒人看到他寫的是什么。

    “一”

    是的,“一”,搜魂封奇,不搜魂八大家。

    夏侯爺將玉符交給了滅蠶王,滅蠶王意味深長地看了他一眼,眼中,帶著一些說不出的蘊意。

    夏侯爺,投了“一”!

    搜魂封奇!

    而此刻,大明府的代表,忽然走了過來,看向胡琪,開口道:“胡老,府主的意思是,您代表大明府投票!”

    胡琪微微一怔,我?

    下一刻,隱約明白了朱天道的意思。

    是讓她找蘇宇,大明府這一票怎么投,看蘇宇,當然,胡琪理所當然地覺得,沒必要問,投“二”,當然要查八大家!

    “府主又要賣個人情?”

    胡琪也是無語,還賣人情呢。

    她直接傳音蘇宇道:“那我投二了,府主可能……猜出什么了!

    她沒告訴府主,可是,朱天道很聰明,這一點她清楚,也許猜到了。

    否則,朱天道已經和代表聯系上了,沒必要讓他來找自己投票。

    而蘇宇,卻是遲疑一會,迅速傳音道:“稍等!”

    胡琪微微一怔。

    蘇宇腦海中卻是閃過許多東西,包括夏虎尤的話,再抬頭看向夏侯爺那邊,夏侯爺好像在觀察什么,四處張望,看到了蘇宇,目光碰撞了一下,笑了笑,很快移開了視線。

    “松線……上鉤……”

    蘇宇心中閃爍著一個個念頭,夏虎尤在一旁,也是一臉的笑容,好像沒感受到夏家的任何危機。

    “猛虎……引不來大魚!”

    一個個想法呈現,蘇宇忽然看向大殿中的封奇,看了一眼,低下頭,師伯讓封奇師伯回來的!

    師伯……昔日讓翟峰、黃啟峰這些人倒了大霉,輕松無比,就因為有人作證,是他們讓自己傳播謠言的,坐實了罪過,逼的周明仁自己卸任了副府長一職。

    “能瞞過無敵嗎?”

    蘇宇隱約知道了師伯的打算!

    封奇師伯,需要被搜魂,去證明自己的清白,不搜魂反而是壞事,封奇師伯得不到自由。

    “胡老,投一!”

    前面,胡琪心中微顫,投一?

    為何要投一!

    蘇宇居然沒說讓八大家的人一起被搜魂,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朱天道將選擇的權利交給了蘇宇……為何要選擇?

    朱天道真要賣人情,干脆就投二算了,沒必要再問一句。

    這一刻,胡琪也是一個個念頭升起,沒再去想什么,下一刻,在玉符中刻上了“一”字,那就投“一”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元慶東幾人如坐針氈,很是忐忑。

    周破沖走來,傳音道:“怕什么!一定是我們贏!誰會為了一個封奇,得罪了八大家,那代表八位無敵!”

    “都聯系各大府,慶東,聯系大元府,張穎,聯系大涼府!”

    周破沖迅速安排,很快,走到了大周府那邊。

    40票,求索境還有一票,外面39票,拿下19票,那就穩贏!

    當然,這一次投票,決定的也不止是封奇和其他幾人的命運!

    也許……還會第一次分辨出人境的未來走向。

    各家都在傳音不斷,都在議論,探討。

    一枚枚玉符都被上交給了滅蠶王!

    滅蠶王隨意丟在桌子上,臉上笑容不斷,大漢王此刻開口道:“滅蠶,你怎么選的?”

    滅蠶王笑道:“我?我看熱鬧,棄權!投第三,都不查!”

    大漢王深深看了他一眼,沒有再問。

    滅蠶王則是笑道:“二位呢?”

    這兩位,代表兩大府的態度。

    大宋王笑道:“我也投第三好了,哎,有些事,還是眼不見為凈的好!

    說著,看了一眼洪譚和周破沖,輕聲道:“都是老朋友了,說實話,昔年一起浴血奮戰,而今……卻是因為一些事,不得不分道揚鑣,我……也不知道到底誰對誰錯!

    誰對誰錯?

    他也許真的說不清楚,此刻,心情還是有些復雜的。

    滅蠶王笑了笑,也不管這個,繼續收玉符,提醒道:“諸位,該快點了!現在投票了28張,還有12張,別到了最后,給我打平了,那就不好玩了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這時候,鑄兵師這邊,還有一張票沒投。

    就在眾人為難的時候,趙立踱步走了過來,直接喝道:“干嘛呢!投票!就投二,要搜魂一起搜!既然為難,那我做主!你們怕,我可不怕!”

    這一刻,無數人看向趙立。

    趙立哼了一聲,哪怕周破沖看來,他也不懼,沒好氣道:“看什么看!我就投二怎么了?我趙家世代鑄兵,欠我趙家人情的一大堆,我父親昔年鑄兵,很少收錢,我投個票,你們還敢弄死我?”

    趙天兵也是無語,這師弟……為了那蘇宇,還真是瘋了。

    盡管無奈,趙天兵還是開口道:“那就投二,公平一些,我們既想破案,又想公平一些,當然,這一次只代表我師兄弟的意見,不代表鑄兵師一脈,若是覺得不妥,這張票可以收回!”

    胡琪直接道:“我贊同,就投二!”

    雖然對蘇宇選擇投一,覺得有些奇怪,此刻的她,還是選擇了站在趙立他們這邊,免得這兩人獨自奮戰。

    大夏府的陳老,也冷淡道:“我也贊同投二!”

    “我也贊同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有幾人沒吭聲,不過幾位地階都說投二,很快,結果就定下來了。

    這也是場中,第一位明確會投什么的勢力。

    當然,在大家眼中,大夏府必然會選擇二,鑄兵師一脈選擇二,大明府這邊……很可能選擇二,大秦府也很可能是二……

    算下來,最少4大府會選擇二。

    戰神殿的話,可能也是二。

    反正和戰神殿關系不大,維持公平,戰神殿大概也樂意。

    那就是最少5票了!

    滅蠶王手中的玉符,越來越多了。

    當拿到大明府的玉符的時候,滅蠶王心中微動,沒有說話,不斷地攪亂那些玉符,好像是在把玩一般。

    面前,玉符數量達到了35個了。

    還剩下最后5個。

    大周府,大秦府……

    這幾大強府,都沒投票。

    又過了一陣,大周府、大秦府幾大府的票,都投上來了。

    這時候,面前足足40枚玉符,包括滅蠶王自己的。

    這一瞬間,大家都看向滅蠶王。

    給他主持,那是因為他非開府之王,態度相對中立一些。

    而滅蠶王自己,大概率也會投三,棄權票。

    而此刻,滅蠶王隨手將自己的那枚玉符丟了進去,清晰地寫著“一”,他贊成搜魂封奇。

    “都投完了!

    滅蠶王笑呵呵道:“還真有些小激動啊,你們說,最后的結果會是什么?”

    大漢王淡淡道:“我們不知,你不是已經知道了嗎?”

    滅蠶王笑呵呵道:“這話說的!那總得有個人主持吧?當然,你可以當我不知道!”

    說著,隨手將那些玉符往空中一拋,40枚玉符迅速旋轉,轉速快的驚人,此刻,連其他兩位無敵都有些看不清楚。

    “為了不讓大漢王和大宋王知道誰投了什么,就不給他們知道誰投什么了,免得意見相左的被他們報復,我這人做事極其地道的!”

    “至于我,大家放心,我又沒開府,后代都沒,就幾個學生,別的事跟我無關,而且我和我的學生還都是戰者一道的!

    滅蠶王笑瞇瞇道:“大家好奇不好奇,最后的結果到底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眾人默默地看著他,廢話!

    關鍵是,你倒是開!

    滅蠶王不急,笑呵呵道:“說實話,這種不記名投票最好玩了,最有趣!那我現在開了,一個個開,給大家一些期待感!”

    也不給其他人拒絕的機會,他隨手拿起一個玉符,笑道:“這個不知道誰的,投了一,搜魂封奇!”

    眾人沉默,不語。

    “第二張,還是一,完了,封奇,我覺得你可能要獨自承受搜魂了!”

    “第三張,還是一,嘖嘖,你們真狠啊,周破沖,你小子一來,改變了大勢了,了不起!”

    “第四張,是三,不錯,居然是三,這誰不行啊,居然齊全了,墻頭草一個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不少人無語地看著他,投三就是墻頭草了?

    你呢?

    你投了什么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臺下,蘇宇捏著椅座,一言不發,看著臺上的滅蠶王在開票。

    第18票,投了三!

    至此,1是10票,2是3票,3是5票。

    1,代表敵夏派。

    2,親夏派。

    3,中立派。

    然而,現在懸殊很大。

    臺上,滅蠶王也搖頭道:“可惜了,繼續,第19票,投三!”

    “20票,投二!”

    “票數一半了,封奇,你干了10票了,張穎,你們幾個才4票,看樣子不需要搜魂了!”

    滅蠶王笑呵呵道:“真可惜,我還想多搜幾個玩玩呢!”

    “滅蠶,速度點!”

    大漢王微微蹙眉,玩夠了吧!

    滅蠶王笑哈哈的,繼續開始唱票。

    很快,票數到了30票。

    滅蠶王緊張兮兮道:“投一的14票,投二的7票,投三的9票!還剩下10票,再有兩票是1,那就是封奇了!”

    中立的,已經達到了9票。

    總共31票,16票就穩贏了。

    這下子,元慶東幾人都暗暗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還剩下10票呢,贏定了!

    哪怕拿不到兩票,中立票多一點,他們也贏了。

    差距很大!

    “31票,2號,哈哈哈,封奇,你僥幸逃過一劫!”

    “32票,2號,嘖嘖,封奇,你又逃過一劫了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大殿中央,封奇有些無奈,半晌才道:“大人,無論一還是二,我都會被搜魂!”

    我怎么就逃過一劫了?

    滅蠶王一愣,下一刻哈哈大笑道:“是是是,沒錯,你是逃不過了,那看元慶東他們的!”

    “33票,3號!14比9比10了!”

    “賽點到了!”

    滅蠶王激動道:“看看是不是1號,是1號,那就是大局已定了,反正再輸,也是平手了!”

    “34票,可惜,2號,完了!”

    “14比10比10了,還有6票,夏家不賴啊,居然還有9家支持你們!”

    “35票,又是2號!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這下子,八大家的日月有些緊張了,怎么接連都是2號!

    “36票,3號!”

    “完犢子了!”

    滅蠶王遺憾道:“14比11比11了!”

    “37票,3號!”

    “哇,這下真完了!”

    滅蠶王搖頭道:“不用比了,14比11比12,剩下的全部都是2號,也只是平手,封奇已經沒贏的希望了!

    夏侯爺沉默了一下,緩緩道:“繼續吧!

    滅蠶王笑呵呵的,繼續道:“38票,2號!39票,2號!”

    這下子,大漢王都來了精神,笑道:“最后一票了,這么說,14比13,再是2號的話,那就是打平了?”

    滅蠶王點頭,笑道:“不錯,打平了,那就按照三號來吧!

    最后一票了!

    滅蠶王環顧一圈,笑的意味深長,手中拿著最后一枚玉符,上面顯示的是2號!

    打平了!

    真正的打平了!

    不過,當他拿起這玉符,那其中的“二”字,瞬間化為了“一”字。

    滅蠶王看了一眼,遺憾道:“1號!15比13,很遺憾,封奇,只有你一人會被搜魂,沒能帶人一起!”

    元慶東這些人,紛紛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周破沖也是暗暗松了口氣,還好,15票支持的,12票中立,夏家加上他的盟友,也才拿到了13票,其中還有一票是鑄造師一系的,這都可以不算。

    他們松了口氣,夏侯爺卻是有些恍惚走神,靠在了椅子上,有些頹然,一言不發。

    那邊,洪譚也是怔怔走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而滅蠶王,暗暗松了口氣。

    臥槽!

    大夏府、大明府,他自己,包括最后改了一票,這還拿了13票,這不改的話,豈不是要拿17票,八大家其實拿了11票。

    當然,大明府那邊……搞不清楚狀況。

    17票,哪怕除去鑄造師一系,也有16票了。

    16比11,中立的12家。

    滅蠶王暗暗慶幸,還好。

    瞥了一眼周破沖他們,見他們如釋重負,笑了笑,很滿意吧?

    他也不再多說,直接道:“封奇輸了,那就封奇一人被搜魂,八大家日月不需要!洪譚,夏代府長,這是大家投票的結果,你們要認,不要再胡攪蠻纏!”

    夏侯爺平靜道:“認!愿賭服輸!我只是沒想到,真的會輸,會走到這一步,15票贊成只搜魂封奇……呵,厲害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臺下,蘇宇有些憋的慌。

    他在想,除了自己,夏家投了幾號?

    一號還是二號?

    若是夏家投的是二號,那代表,親夏的只有14家,加上夏家自己。

    “不過……若是我代表大明府投了1號,倒是打平了!”

    這么一想,蘇宇倒是安心了一些,其實比預期的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在他想來,應該算平手了。

    還不錯!

    總算不是全部都在倒向八大家!

    另外的一些中立派,懶得說什么,這些人不搗亂,不插手,那是最好的選擇。

    “還好,還有的斗!”

    蘇宇其實還是有些意外的,夏家都這樣了,居然還能拉攏這么多人,果然,瘦死的駱駝比馬大!

    而夏侯爺,其實心中此刻有些緊張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,具體情況到底如何,滅蠶王這邊,有沒有做一些工作,希望結果能如自己預期的那樣,否則,人境就要大亂了!

    此刻,大漢王、大宋王都是一臉惋惜,沒人再開口。

    果然,三分天下了。

    多神文一系,和夏家,支持力不低,可是,還是比預期中的低一些,看樣子,這些年下來,夏家的威風真的下滑了許多。

    15比13,看似差距不大,可13當中,還有鑄兵師一脈呢。

    15比12才對!

    這代表,多出3位無敵,是偏向于八大家的政策的。

    至此,大局已定!
上一頁      返回目錄      下一頁
熱門小說: 〔大奉打更人〕〔萬族之劫〕〔我師兄實在太穩健〕〔萬古神帝〕〔第一序列〕〔我的徒弟都是大反〕〔修真聊天群〕〔三寸人間〕〔世子很兇〕〔我的美利堅〕〔我真的不想談戀愛〕〔玩家兇猛〕〔老婆請安分〕〔伏天氏〕〔大周仙吏
  sitemap
003期一头一码中特码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奖金 开奖网结果 山东11选五直选遗漏 秒速时时彩技巧公式 浙江6+1体彩18140开奖结果 上海快三开奖基本走势 徐翔炒股口诀 北京28开奖网站查询 基金理财入门基础知识 12241期博彩老头